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

九幽小怪传说(死亡谷的主人写的小说)
九幽小怪传说(死亡谷的主人写的小说)

九幽小怪传说(死亡谷的主人写的小说)

阅读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全免阅读

小说详解

墨明智,是一位天真无邪,童心似水而又善良忠厚的青年,经九死一生练成了一身奇厚怪异的真气和令武林高手梦寐以求的特技,《武林传奇》中主人公小魔女的孙女慕容小燕,几乎如小魔女……

九幽小怪传说出色全章阅读

流云、西风,冷月,

荒野、峻岭、高山。

在这荒凉无人烟的白云深处,一间孤零零的茅屋坐落在山崖之下,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坐在茅屋前一棵树下。他望着远处的群峰、流云,神色茫然不知所措,面上带着泪痕。茅屋内的一张竹床,却摆放着一具老人的尸体,***尽是血迹,显然是刚刚逝世不久。小孩想到火葬了自己**后,不知今后何去何从。唯一的一个亲人又已去世,他身边再没有任何亲人了。蓦然间,他听到身后一阵草木的响动,一个浑身是血的白发老人出现在月光下,步履艰难,摇摇摆晃,朝自己走来。小孩大吃一惊,他几疑是自己的**复活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惊恐害怕地问:“你,你……”

这位白发老人双目如冷电,警惕地打量着小孩,也环视四面一眼,略略放下心来,目光收敛,嘶哑地对小孩说:“快,快,快把我藏起来,后,后,后面有人追,追,追,……”老人话没说完,一个踉跄,翻跌在地上,显然他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再无力站起来了。

小孩先是害怕,后是惊奇,最后他又同情这位老人了。虽然他不过十三、四岁,但一直在深山老林中生长,从小跟随**上山打猎砍柴,却练出了不小的劲力。他慌忙奔过去扶起白发老人,关心地问:“老**,你受了伤吗?”

老人近乎发怒了:“快,快把我藏起来,你,你听到吗?”

小孩打量四下一眼,除了自己的茅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将老人藏起来的,便说:“老**,你躲到我家中好不好?”

“你家?”老人看了一下,“不行,那是引人注重的地方,藏不了人。”他指了指屋旁的二个大柴草堆,“将我藏到柴草里面去,快,不然来不及了。”

小孩一下将他背起来,奔到柴草堆,白发老人心里却暗暗惊奇这小孩竟有这么好的体力。但从他奔走的动作看来,却又不像练过武功的孩子。小孩先将他放下,便搬动柴草,抱着他放进柴草中去,然后又用柴草将老人遮盖起来,问:“老老**,这样行了吧?”

“行了!你离开,别叫人注重。”

小孩刚刚离开柴草堆,转到树下,便听到远处有人声:“咦!这老魔跑去哪里了?”跟着又有人吼起来:“快!给我分头追,这老魔受了严重的内伤,又捱了师父两剑,谅他也跑不了多远。”

不久,小孩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只见三条劲装大汉,手中提着白晃晃的刀和剑,朝自己奔来。小孩一怔,这伙人是强盗么?这时,其中一个面色焦黄的汉子已用目光打量着他了。他吩咐其他两个汉子到茅屋四周一带山崖,林子里搜索,自己却朝小孩子走来,喝问:“小家伙,刚才有没有人来过这里?”

小孩摇摇头:“没有。”

“没有!你敢撒谎?老子一刀先劈了你。说!有没有人来过?”

“没有!”小孩又是一句肯定的回答。

焦黄脸忽然一个大巴掌掴过去,“啪”的一声,直打得小孩翻倒在地,嘴也出血了。他凶恶地说:“你敢说没有?这地上的血迹是谁留下来的?嗯?”

小孩虽然给打得嘴角流血,面上火辣辣地发痛,但却不失为深山大野中猎人的孩子,性格倔强,不畏**。他坐在地上仰着脸怒问:“你怎么打人的?”

“哼!打你算什么,你再不说,老子还可以杀了你。说,这地上的血是谁的?”

“是我**的。”

焦黄脸汉子愕然:“什么!是你**的?”

“是呀,我**今日上山打猎,不幸从山上摔下来,他,他……”

焦黄脸不耐烦听下去,喝问:“现在你**在哪里?”

“在屋子里。”

“什么!?在屋子里?”焦黄脸顿起疑心,要是真的有人在屋子里,我打了这小孩,又大声喝问,他还不出来看?便喝问:“快去叫你**出来。”

“他死了,怎么出来?”

焦黄脸又是感到一阵意外,迷惑地问:“死了!?他怎么死的?”

“从山上摔下来死的,不信,你自己到里面去看好了。?”

这时,在四周一带搜索的两条汉子回来了,对焦黄脸说:“彪大哥,四周一带没有这老魔踪迹。”

小孩这才知道这凶恶的焦黄脸叫什么“彪大哥”的。

彪大哥将刀一指茅屋:“你们到屋子里搜搜?看看有没有。”

两条汉子应声而进了茅屋。他们刚一踏入茅屋,便打亮了火熠子。一看,一位老者直挺挺地躺在竹床上,喝声:“谁!?给我站起来!”可是再一看,却是一具死尸,一时讶然。再四面下搜索,茅屋内几乎不可能有藏身的地方,便转了出来。焦黄脸问:“里面没人?”

“没有,只有一具尸体。”

“不是老魔么?”

“不是,我们看过了。”

焦黄脸扫了小孩一眼,看来这小孩并没有撒谎,手一挥:“走!我们到别处搜去,千万别让这老魔逃掉,不然,将是武林的一个大祸害。”

三条大汉刹时离开了茅屋,沿着山崖下的一道小径而去。小孩见他们走了,一颗心放了下来,打算去搬开柴草,将白发老人背出来。忽然间,他耳中响起了一阵似蚊蚋般细微的声音说:“小孩,你千万别搬动柴草,一会儿,又会有人来的。”

小孩十分惊异,这是谁在我耳边说话的?他四下看看,没有半个人影。他惊骇极了:难道我碰上了鬼么?要不就是神仙?这小孩哪里知道,这是武林中一种最上乘的武功——密音入耳之功,没有极深厚的内力,不可能达到。这声音正是柴草中白发老人从腹内发出来的,以内力相逼,将声音逼了成一道无形的细细音波,透过柴草,穿过空间,一直送到小孩的耳中。这种声音,除了小孩,任何人也听不到,那怕就是有人站在小孩的跟前,也无法听得见。

小孩惊异地问:“谁跟我说话呀?”

耳中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别出声,也别问,有人来了。”

原来这位白发老人,是一位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虽然身受重伤,内力的浑厚仍是惊人。他在柴草堆里见不到外里情形,但凭内力,可以听到四周四面的响动。他听出十丈开外,有人以极佳的轻功,朝茅屋走来了,来人的武功,又比刚才三条大汉的武功要高得多,因此提醒小孩注重。

果然,小孩听到一阵轻风骤起,转身一看,只见冷冷的月光下,两位持剑的少女,一黑一白,不知几时,已悄然地立在自己的身后。小孩又是惊奇不已,因为他一生从来没有见过武林中的上乘高手,更不懂得什么是轻功。他几疑这一双少女不是山中的精灵,便是天上的神仙了。他害怕地问:“你,你,你们是什么,么,么人?”他感到自己今夜所碰到的事和人太古怪了。先是三条凶恶大汉闯来,打骂了自己,后来又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声音在自己耳朵响着,跟着又忽然出现这一双持剑的少女。

白衣少女笑眯眯地说:“小兄弟,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告诉我,刚才有没有人来过这里?”

“有呵!”

“哦!?现在呢?他在哪里?”

“走了!”

“走了!?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他从哪里走了?”

小孩指指前面山崖下的小道:“他们从这里走了,这三个人好凶呵!”

“三个人!?哎!小兄弟,你弄错了,我问的不是他们,是一个老家伙,衣上有血,身体受伤,他有没有跑来这里?”

“你们也是来问那个老**的么?”

黑衣少女扬了扬眉:“什么!?你叫那杀人不眨眼的老妖怪为**?”

白衣少女连忙说:“哎!妹妹,小兄弟怎知道他是杀人魔王?他对老人尊敬嘛,不叫**叫什么的?这又有什么希奇。”

小孩不由一怔:“他是杀人魔王?”

“是呵!小兄弟,你没听人说过九幽老怪这个人么?”

小孩摇摇头:“那位白发老**叫九幽老怪么?”

“是呀!这老怪为人残忍,只要见人不顺眼,就把他们杀了,不问情理。小兄弟,他有没有来了这里?”

小孩迟疑了,白发老**是个杀人魔王?可不像呵!刚才那三个人才凶恶哩!这时,细细的声音又在耳中响着:“小孩,你别听她们胡说八道的,她们在哄骗你。”小孩一听,不再迟疑了,摇摇头说:“没,没有。”

黑衣少女一瞪眼:“没有!?你怎么知道白发老怪的?”

“我不知道呀!”

白衣少女笑了:“小兄弟,我看你连说谎话也不会说哩!你不知道,怎知道他是白发的?我们也没有告诉过你呀!”

黑衣少女冷冷地说:“小家伙,我看你还是实说出来的好,你将那老怪藏到哪里去了?你以为你救了老怪,他会报答你么?这老怪一生残忍无情,说不定他为了自己的面子,将你杀了灭口,以免江湖人士笑骂他,说—个不懂武功的小孩子救了他哩!”

“是呵!小兄弟,这老怪为人不但残忍无情,也极其自负,你说出来吧。”

“我真的不知道。”

小孩救白发老人,根本不是图望报答,而是出于同情、怜悯。因为**生前曾不断教导他:一个人要看同情心,敬老惜幼,更不能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的生命。小孩一来不大相信黑衣少女所说的话,自己救了白发老**,他怎么会反而杀自已的?二来感到一说出白发老**来,白发老**就没命了,那怎对得起死去的**?

黑衣少女有点恼火了:“那你怎知道他是白发的?”

“是刚才那三个人说的呀!”

两位少女不由互相望了一眼,小孩这么说,也是有可能的。黑衣少女说:“姐姐,我们别问他了,我到屋里搜搜看。”

“妹妹,慢一点。”

“姐姐,你怎么啦?”

白衣少女想了一下:“我与妹妹一块***吧。”

“姐姐,你难道不相信我一个人对付得了这受了伤的老怪么?”

“妹妹,话不是这样说。虽然这老怪与少林长老对了一掌,又中了峨嵋掌门人的两剑,受伤极重。但这老怪武功怪异,内力仍未全失,得提防他在暗中猝然出手,不能不小心。”

两位**这一段对话,要是这小孩是武林中人,就算不是,只要略知武林中的事情,就会毫不犹疑地将白发老人藏身处说了出来。就是不直说,也会暗示白发老人藏在哪里,因为与少林,峨嵋对抗的人,多半是邪道中的恶魔和**上的坏人,可惜这小孩对武林的事,半点也不清楚。他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双少女走进自己的茅屋中去了。

好一会,这双少女转了出来,白衣少女问小孩:“屋里死去的老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

“呵!?他怎么死的?”

“从山上摔下来死的。”

白衣少女不由动情了,从身上掏出一些碎银:“小兄弟,我们不知道你的不幸,前来打搅了。这些银子你拿去,好好安葬你**吧。”

小孩大受感动,他险些要流下泪。刚才他的心惶惶然正感到孤独,想不到这位白衣少女却这般关心他,他心里大为感动,便摇摇头:“我不能要你的银子。”

白衣少女感到惊奇、意外:“小兄弟,你为什么不要?是不是怪我们了?”

小孩摇摇头,他本想说自己欺骗了白衣少女,问心有愧,不敢要。但一想不妥,只好说:“不!我自己会安葬我**,不需要银子。要了,我以后没办法还。”

“嗨!小兄弟,谁要你还的,拿去吧。”白衣少女将银子放在小孩手中,对黑衣少女说:“妹妹,我们走吧。”

“姐姐,慢些。你看,还有那柴草堆我们没搜过,那老怪或许趁这小兄弟不注重,躲到里面去了?”

小孩不由大吃—惊,幸而他虽然年纪小,却也伶俐,同时知道一些捕猎物的方法。暗想:要是自己说柴草堆中没***,准会引起两位好心少女的疑心,倒不如自己大大方方去搬动。便说:“柴草不会***的,你们不信,我去搬开给你们看看。”

白衣少女一笑:“小兄弟,不用了!”说时,她骤然飘起,人似飞鸟,出剑如风,连向柴草堆迅速地刺出了三剑,这是华山派连环鬼见愁的三招追魂剑,要是柴草中藏有人,怎么也闪不开这三招出人意外的绝招剑法。

小孩惊恐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整个人呆若木鸡。这样,白发老**还有命吗?那不完了?小孩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笑脸迎人,说话亲切的少女,出手竟是这样的凶狠,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这么一个难忘的烙印:以后千万别只看一个人的笑脸和只听他的说话动听,更要看看他的举动和行为,不然,顶轻易吃亏的。

白衣少女见连刺三剑,柴草堆纹丝不动,既没有什么响动,更没人叫喊,收剑回鞘对黑衣少女说:“妹妹,这草堆里真的没藏有人,我们走吧。”

黑衣少女点点头,两人身形一闪,骤然如夜鸟惊起,刹时消失在月夜中。

小孩直直呆了半晌才醒过来,便急忙奔过去搬动柴草,看看白发老人怎么样了。只见白发老人盘腿闭目,静坐在柴草中,神情仿如一位入禅的高僧,动也不动,月下看去,仿佛一尊泥塑雕像,不会动。小孩首先慌了,以为这位白发老人像自己的**一样,不声不响地早巳死了,怪不得那少女连刺三剑,没听到叫声哩!一个人死了,别说刺三剑,就是刺三百剑,也不会叫喊的。小孩子想不到一夜之间,一连看见两个死去的老人。他发了一阵子呆,正打算离开。蓦然问,白发老人开口说话了:“小孩,我没有死,你别走。”

小孩吓了一跳,惊奇地问:“老**,你真的没有么?”

“你是不是希望我死了?”

“不,不!老**,我以为你死了哩!”

“我死不了。”

小孩惊异地问:“老**,刚才那三剑没刺中你么?”

白发老人“哼”的一声,极其轻视地说:“凭她那华山派三脚猫似的剑招,又怎能刺中我?我要不是身负重伤,一出手,便可以马上取了她的性命。不过,她们跑不了,迟早我会取了她们的性命。”

小孩不由一怔:“老**,你要杀了她们么?”

“不错,我要杀了她们,谁叫她们在今夜里冒犯了我。”

“不,不,老**,你千万别杀她们。”

白发老人微怒:“为什么?是不是你得到了她的银两,就叫我不杀她?我要杀一个人,从来不会听人说的。你不见她要杀我么?”

“不,不!我希望你们大家都别杀呀!”

“哼!小孩,一个人心地好,往往得不到好报,你懂不懂?好了!你去倒碗水给我喝吧。”

“是!老**。”

小孩转身往茅屋走去,心里一直希奇,怎么那少女连刺三剑,都没刺中白发老**的?莫非这老**暗中有神仙保护么?是了,这老**一定是有神仙在保护他,怪不得我耳中听到神仙的声音哩。看来这老**不会像黑衣少女所说的那样,是一个生性残忍的杀人魔王。一个杀人魔王,神仙会在暗中保护他么?小孩哪里想得到,武林中有一种极少为人知道的怪异武功——灵猴百变身法。这种灵猴百变身法练到最上乘境地时,那怕身入刀山枪林中,也不易为敌人所刺伤。而这位白发老人,正是身怀这门特技,以灵巧的身法和肌肉一时的骤然收缩,不动声色而巧妙地在柴草堆中闪开了那白衣少女凌厉的三招剑,使少女的每一剑仅仅贴身而过,只刺穿了自己的衣服,伤不了自己的皮肉。可惜的是,白发老人对这门特技只练到五成左右,要是练到十成,就不会在今夜受到重伤了,而受重伤的恐怕是自己的对手哩。

小孩倒了一碗水递给白发老人,白发老人先不接过,而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两颗不知是什么的丹药,颜色是碧绿碧绿的,香气扑鼻,和水服下,然后对小孩说:“好了,你仍然用柴草将我遮盖起来。”

小孩说:“老**,他们都走了,不用再躲在这里了,我背你出来吧。”

“不用。我要在这里运气调息,医治内伤,你快将我遮盖好,像原来一样。”

“老**,到我屋里去不行吗?”

“小孩,别罗嗦,听我的话做,我会给你好处的。记得,遮好以后,你千万别再来打搅我,到了时辰,我自然会出来。”

“老**,我可不要你给我什么好处。”

“不管你要不要,我都给。我一向说话一句是一句,没人能反抗得了,小孩,快,将我遮盖起来,我要运功了。”

“好吧!”

小孩不懂什么是“运气调息”,更不懂什么是“运功”,但却感到这白发老人不同常人,古里古怪,小孩见他既然这样说,也只好搬动柴草,重新将白发老人遮盖起来。

第二天一早,小孩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觉得阵阵寒气逼人,仿佛有人在自己身边似的。他一下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那位白发老人立在自己的床前,神情古怪,面目阴森。小孩初时愕然,继而惊喜一下子跳下床来,仰着脸问:“老**,你身体已经好了吗?”

半晌,白发老人面色才渐渐缓和下来,点点头说:“唔!我是好了。”

这小孩一派天真烂漫,他哪里知道,刚才他的性命,仅在千钧一发之间,白发老人几乎要下手取了他的性命。这位白发老人,正是武林黑,白两道人士闻名而害怕的九幽老怪。正道人土称他为杀人魔王或老魔,而**人物呼他为老怪。他却自称为“九幽居士”。那位白衣少女半点也没有说错了他。他为人的确生性残忍,杀人不问情由,只凭自己的一时喜好。他喜悦起来时,就是一只小蚂蚁也舍不得踩死,不喜悦时,就是一个无辜的婴儿,他也马上下手取了性命,是当今武林中不可理喻的—个老怪物。偏偏这么一个老怪物,练得一身与众不同的怪异武功,几乎无人能敌。这次要不是他一时疏忽大意,过于轻视对手,就不会弄成重伤,落得如此狼狈。这个老怪,偏偏却碰上了这个天真无邪,心地极好的小孩救了他,不然,他虽然能击毙对方四、五个人,但终究要死于中原几大名门正派人的手中。

这个老怪,内功真是深不可测,只经过—夜的运功调息疗养,便身体完好如初,武功也恢复到原有的七成功力。就是这七成功力,恐怕就连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除非几高手联手围攻,才能使他败北。

本来这个小孩这样冒着危险救了他,他应该感激才是。正像那黑衣少女所说的,他为人极为自负,更不想有人知道是这么一个小孩救了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他悄然地来到小孩的跟前,的确是想杀了这小孩灭口,然后再一把火烧了这茅屋,这样,今次的事,就没人知道了。可是在他刚要下手时,一眼看见小孩那熟睡的面孔和神态,忽然触动了他埋藏在内心的往事,同时也想起了自己昨夜里的一句话:要给这孩子好处。自己没有好处给这小孩之前,就动手杀了他,那不食言了么?这老怪为人没有什么别的好处,只有一点:自已说过了的话,绝不反悔,并且言出必行,那怕任何艰难险阻,也要办到。正因为这样,才一时没向小孩下手。

这个无知的小孩,仍浑浑然不知道这老怪的心意,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在一发之间,一睁眼关心的倒是这老怪的身体来,弄得老怪在—时间更不忍出手了。心想:好吧,等我给了这小孩一些好处后,我再杀他不迟。便说:“我是好了!”

小孩仍一团热情地说:“老**,你肚子饿了吧?我煮些东西给你吃好不好?”

“好!你去煮吧。”

九幽老怪看着小孩路进厨房里时,便说:“小孩,你煮好了,就端到外面树下,我在那里等你。”

“好的,老**。”

九幽老怪暗想。这小孩倒有一副好心肠,可是好心肠有什么用?往往好心肠的人就偏偏不得好死。换一句话说,好心肠的人都是一些傻瓜,注定给人害死的。他看了看屋内的死者一眼后,便出去了,坐在树下的一张石凳子上,再进行一次运气调息。

小孩煮熟了一大碗山芋端出来时,只见树下凝聚了一团白雾,却不见白发老人,不由愕然:“咦!怎么不见了白发老**的?他走了还是去什么地方玩了?”他正想大喊,蓦然间,那团白雾却发生了变化,渐渐消失,现出了白发老人的身影。最后,这团白雾都叫白发老人吸进鼻子里去了。这时的白发老人,目光如冷电,脸色似小孩般的红润,浑身骨架“咯咯”地响,接着白发老人从口中吐出一道白气,直冲树顶,震得树叶纷纷飘落下来。小孩看得惊异极了:莫非这白发老**就是神仙么?他会吞云吐雾哪!白发的九幽老怪看了小孩一眼,要是别人,看到老怪练参天***神功,则准死无疑了。可是这惊异的小孩,迟早都要死的,不急于在这时就杀了他。老怪冷冷地问:“你煮好了吗?”

小孩这才从惊异中醒过来,“哎”了一声:“煮好了!”他将山芋端到老怪跟前,放到另一张石凳上,问:“老**,你是神仙吧?”

老怪一笑,摇摇头:“我不是神仙,却是一个凶恶的煞星。”

小孩怔了怔:“老**,你是在故意恐吓我吧?”

“你怕不怕?”

小孩摇摇头:“我不怕。因为神仙是不会杀人的。老**,你能不能救活我**?”

九幽老怪不由心头一动,暗想:对了,我要是救活了这孩子的**,不是给了这小孩的好处么?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死他了!便问:“你**是怎么死的?是几时死的?”

“是昨天从山上摔下来死的。”

九幽老怪不再出声,身形忽然飘起,闪进茅屋中去。小孩又是惊喜,这老**真的是神仙哪,会平地而飞哩!他哪里知道,这是武林中一种极为上乘的轻功,叫凌空飞渡,是全凭体内一股真气提升的轻功。

一会儿,九幽老怪带恼怒地走了出来,对小孩说:“本来你**可以凭我的熊胆龙凤还魂丹和我的真气救活过来的,现在却救不活了。”

小孩一怔:“为什么!?”

“为什么!?你去问昨夜峨嵋派的那三个人去,他们用掌力将你**的内脏全击碎了,就算我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救活回来。”

原来昨夜先来的三条劲装汉子,是峨嵋派门下的高手,其中两条汉子进屋搜索时,蓦然见竹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以为是九幽老魔,一个大声喝问,一个却以摧心掌朝老人击去,谁知事后才知道是一具尸体,而且并不是老魔……

“那么说,是他们杀了我**?”

“唔,可以说是他们杀了你**。”九幽老怪心里感到恼怒,不能救活这小孩的**,自己就不能杀了这孩子,这孩子不死,自己也不能离开这里。让这孩子活在世上,他将救自己的事向人们一说,那不就人人都知道了?自己今后还有脸面立足于武林中么?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杀了这孩子,不能让他活下去。可是,我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杀他的?

九幽老怪一边吃着山芋,一边暗想。忽然间,他想到一个好办法了:这孩子不是要安葬他**么?好,我就帮助他安葬**,给他建造一座极好的坟墓,不就是给了这孩子的好处?这样,我实践了自己的诺言,就可以杀死这孩子。对,对!这是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呵!真是太傻了。他阴冷冷地望着孩子,心想:我要杀这孩子,应该先知道他叫什么才是,便问:“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

九幽老怪奇异:“什么!?你没有名字?”

“老**,我不是没有名字,我是没名字呀!”

这一下,又把老怪弄糊涂了,没有名字同没名字不是—样吗?别看这孩子外表生得聪明伶俐,却是一个胡涂虫。这样的人,更应该杀了,留在世上也没有好处。又问:“那么,你**怎么叫你?叫你没名字吗?”

“是呀,叫我没名字。但多数叫我字儿。”

“字儿!?”

九幽老怪感到好笑,可是他忽然一眼看见,这小孩的衣角上绣着一个“智”字,再看看茅屋门口挂着一顶竹斗笠,上面写着“墨记”两个大字,心里一下明白了,说:“小孩,原来你是姓‘墨’,叫‘明智’,对不对?”

小孩咧着嘴笑笑:“是呀!”

九幽老怪觉得“墨明智”这名字顶有趣味,可是有趣味又有什么用?迟早这个“墨明智”很快就会在世上消失。他说:“墨明智,你**已经死?要不要安葬?”

“要。”

“好吧,我帮你安葬你**吧。我会给他建造一个极好的大坟墓,好不好?”

“不好!”

九幽老怪不禁愕然:“不好!?为什么不好?”

“因为**叫我用火葬呀!”

九幽老怪暗暗恼恨这死去的老猎人,弄得自己没办法给这孩子以好处。这样,自己就不能杀害这孩子了。但他一想,我要是帮这孩子火葬了他**,不也是一样帮了他么?这不比建造什么大坟墓更省事得多吗?他—下又不恼了,笑起来。

小孩感到这白发老神仙莫名其妙,问:“老**,你笑什么呀?”

“小孩,因为我喜悦呵!你**太好了,死后还能为他人着想的。”

小孩也喜悦了:“是呀!我**顶好的,时时教我要为别人着想,给进山的外人方便,有事别去麻烦人家。”

“是吗?你**真是一个好人。”九幽老怪几乎从心里笑出来,“小孩,我帮你火葬了你**吧。”

“不用。”

九幽老怪—怔:“什么!?不用?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我说不用,就是说你不用帮我,我会自己火葬我**的。”

九幽老怪瞪大了眼睛,“你一个小孩子,能干得了吗?”

“能呀,我将**背出来,放到柴草堆中,一点火不就行了么?”

“那柴草堆是你预备火葬你**的?”

“是呀,要不我堆上那么一大堆柴草干吗?我就是用它来火葬**的。”

“你一点也不用我帮忙?”

“老**,多谢你啦!这点事我会干。再说,你身子刚刚才好,又是神仙,我怎好麻烦你老**的?**生前叮嘱我千万别去麻烦人家呀,我更不敢麻烦你了,不然,**在地下会不喜悦的。”

九幽老怪听了异常恼怒,真恨不得一掌就击毙了跟前这个不愿麻烦别人的小孩。这个小孩傻呼呼的,什么人的话不听,偏偏去斫—个死了的老人的话。他也恨这个死去的老猎人,什么不好教,却教导自己的孙子不去麻烦别人,弄得自己没办法去杀这孩子。杀不了这孩子,自己就不能离开这里了。而自己的武功只恢复到七成的功力,万一中原几大名门正派的掌门人闻风赶来这里,联手对付自己,自已还能逃得了么?就算能逃得了,留下这孩子也对自己不利,看来目前只有先带这孩子离开这里,以后想办法给这孩子一些好处,再下手杀他灭口了。我不信我就杀不了这孩子。他想罢,没好气地对小孩说:“好吧,你快点火葬了你**,我要离开这里了。”

小孩一怔:“老**,你要马上离开这里么?你身体全好了?”

“全好了!”九幽老怪心里骂道:小傻瓜!?我真的全好了,会急于离开这里么?

小孩望望老怪那不大好看的面色,浑然不知道他的心事,以为他身体还痛着,好心地说:“老**,你要是身子还没有完全好,可以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呀!我会捉些兔子、山狸给你补补身子。”

老怪几乎要骂出来:补你这个小傻瓜去。可这孩子确是一片真诚,好心地关心自己,正所谓“拳头难打笑面人”,老怪一时骂不出口来,说:“你别罗罗嗦嗦的,快火葬了你**,我好赶路。”

小孩仍不明白老怪的心,以为这位白发老神仙一片好心,送了自己**的葬后才离开,便说:“老**,你要是有急事,我不敢留你,我去预备一些干粮和风干了的兔肉,给你带在路上吃好吗?”

“不用了,你以为我一个人走吗?”

“老**不是一个人么?”

“我要带你一块走。”

“带我!?”小孩一怔,跟着摇摇头,“老**,谢谢你的好心,我不能跟你走,我要留下守着我的屋子。”

“这么一间破茅屋,丢了算了,你以为我会放心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么?”

“老**,你放心,别看我年纪小,我快十四岁啦,我会打猎,砍柴,还会捕捉一些活的野物,拿到镇上去卖……”

老怪不想再听小孩说下去,心想:你不走,我能由得你么?他一挥手,打断了小孩的话,说:“小孩,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就快去收拾,我要放火烧这间茅屋了。”老怪本来不必说这一句话,但感到让这小孩带上一点心爱之物,伴着他今后死去也是好的。这样,也算回报了小孩对自己的一片好心。

小孩一怔:“你要放火烧我的房子?”

“这不更好吗?这样,你可以不必背你**出来了,他火葬在自己生前住的地方,不更喜悦?”

小孩茫然地问:“那我今后住在什么地方?”

“嗨!小傻瓜,你怕你今后没有地方住么?我会带你到一处更好的地方去。”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老怪身后的树林中飘出来:“***,老魔,你哪里也不用去了,这里不更好么?”

老怪和小孩一看,是昨夜那三条劲装大汉。老怪又一次感到自己的疏忽大意,因为自己一心一意对付小孩,竟—时没注重四面的动静。本来以他深厚的内力,完全可以事先察觉到这三位峨嵋派弟子的到来。可是这三位峨嵋派高手也犯了太过低估对手的错误,认为老轻内伤严重,武功已去了大半,自己完全可以挑了这个老魔,从而可以在武林中立世扬名,因而没放出讯号,通知其他同伙赶来。他们三人没想到这老怪经过一夜的运气调息,服下了熊胆龙凤还魂丹,武功已恢复到七成的功力,就算是恢复五成功力,老怪也足可以对付这三个人了。要是来人换上是华山派的那两位少女,恐怕早已发出讯号,老怪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老怪顿时面露杀机,冷冷地问:“是你们来了?”

焦黄脸说:“老魔,你认命吧!想不到你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无数,却要葬身这里。”

小孩惊恐地问:“你们要杀害这位老**吗?他可顶好呵!”

焦黄脸说:“看来你这小***也不是好东西,哄骗了我们。”他对两位汉子说,“上!我们联手先挑了老魔,再打发这个小***。”顿时三人联手齐上,三件兵器,从不同的角度,齐向老怪劈来。老怪长啸一声,抖出了“灵猴百变身法”,形同鬼魅,竟从三件兵器中闪了出来,骤出一掌,顿时将焦黄脸像败草般地击飞。其他两人见状不妙,想发出讯号时,老怪身形已到,连环两掌,哪里容得他们发出报警讯号,一下就将他们打发掉。

小孩看得目瞪口呆。这位好心的白发老神仙,顷刻之间,就取了三人性命。当他想问时,九幽老怪已将三具尸体全部丢进了茅屋中去,点起了一把火,刹时之间,茅屋熊熊地烧着,哄然一声,茅屋倒塌了,成了一片火海,甚至将柴草堆也烧着了。小孩完全惊怔了,不知道动弹。老怪却一手提起他来,伸展轻功,跃上出崖,转眼之间,便消失在群峰林海之中,远离茅屋几十里。

小孩感到自己仿佛在腾云驾雾,只见山峰、草木,溪水,不断地向后飞逝。他初时感到害怕,要是这神仙一下不小心,自己摔下去不就完了?后来他慢慢地不怕了,只是不知老神仙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他心里舍不得离开自己生长过的地方,更舍不得自已住惯了的茅屋,可是茅屋已给老神仙一把火烧掉了,想住也住不成啦!心想:这个老神仙也真是,你要带我走就带我走好了,何必要烧掉茅屋呢?让给其他一些人住不好?

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到了什么地方,“老神仙”将他放了下来,他一看,四面山岭重重,荒无人烟。正想间,老怪说:“好了!这里没人会注重了,我们慢慢走吧。”

“老神仙,你要带我去哪里的?”

“别问,总之比你住的地方好。记住,你以后别再老神仙的叫我。”

“那我叫你什么呢?叫你老**好不好?”

老怪心想:我要是有了你这么一个傻头傻脑的孙儿,那才是倒了一辈子的霉,但他叫自己做老**也不错,总好过在人前人后叫自己为老神仙,引起别人的注重。就说:“好吧,你就叫我为老**吧。”

小孩似乎有点喜悦了:“那我以后就叫你为老**啦!”的确,小孩在举目无亲之下,又有了一位**,怎能不喜悦?何况这位老**还是一个神仙哩!会腾云驾雾的。小孩将老怪施展的轻功,当成腾云驾雾了,他看了老怪一眼,见老怪额头微微有些汗水,想起老神仙有了一把年纪,挟着自己飞了这么久,心里感到有些不安,便说:“老**,你辛劳啦!”

老怪“哼”了一声,暗骂道:你以为我挟着你跑很***么?真是废话。

小孩又说:“老**,其实你不用挟着我,我也会走得很快的。”

老怪几乎要骂出来,你会走?真的让你走,我早就给名门正派的人盯上了,还能走么?我就算不死,也会落得一身重伤。好!等我以后给了你一点好处后,再来杀你,省得你在我跟前缠手缠脚,废话连篇的。便说:“好吧,你自己走吧,看你走得有多快,能不能跟上我。”

“我当然能跟上你呀,可是你不能飞。”

“我慢慢走就是。”

老怪说完,便迈开脚步朝着一条山道而去,小孩紧紧在后面跟着。初时,他还能跟在后面,倒也令老怪感到有些惊奇。看来,这小傻瓜的脚力不错,只要加以教导,便是—个学武的人才,可惜他不久就要死了,再好的脚力又怎么样?还不是—样的死?总之一个好心肠的人,就算我不杀他,他迟早也会死在别人的手上。于是老怪便略略加快了脚步,渐渐将小孩抛在后面。小孩虽然是猎户人家的孩子,平日也惯爬山越岭,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就是一般大人,走久了,也会追不上。何况老怪身负特技,浑身真气盈体,小孩怎么能追得上他?后来老怪越走越远,小孩急了,喊道:“老**,你等等我呀!”谁知一转过一处山嘴,老怪连影子也不见了!不知走去了哪里。小孩连喊数声,蓦然听到身后—阵风起,小孩回头一看,老怪却站在他的身后。小孩“咦”了一声:“老**,你是躲着我么?我还以为你走远了!”老怪冷冷地问:“你喊什么?”

“老**,我怕追不上你呀。”

“追不上也不用大声叫嚷,你知不知道,前面树林里有人在厮杀?”

“厮杀!?他们在打架么?”

“不错,他们是在打架,打得你死我活的。”

“老**,你本事那么好,怎么不去劝阻他们的?叫他们别打呀!”

老怪听了心里骂道:小傻瓜,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你能劝阻得了的么?万一弄得不好,连你也卷了***。但转而一想,对了!这个小傻瓜心地这么好,叫他去劝去,叫他让别人杀了,我不省却了一桩心事?对,对,就这么办。老怪顿时面露笑脸,说:“对!你快去劝劝他们,叫他们别打了。”

“老**,他们会听我的话吗?”

“会的,会的。你是一个孩子嘛,又出于一片好心,他们一定会听你的话的。”

“老**,那我去劝他们啦!”

“快去吧,不然,就有一个人会死了。”

小孩—听,连忙向树林里跑去。小孩哪里知道老怪专心险恶,存心叫他去送死?老怪望着小孩的身影***冷笑:你这个小傻瓜,这是你自己去找死,可怨不得我。你知不知道你去劝的什么人?一个是**上有名的魔星“一条鞭”,一个是行动灵敏而机灵的“闪电刀”,这两个人会听你的劝么?他们不杀了你才怪。但老怪仍然不大放心,又暗暗跟踪而去,看看小孩有没有死。

小孩跑进树林里,果然见两个凶狠的汉子正联手围攻一个使剑的青年人。一个使鞭,一个用刀。他们两个正是**上有名的人物——“一条鞭”和“闪电刀”。而那个受围攻的青年剑手,虽然招式不俗,却无法力敌二人,而且身负一处刀伤,血染衣服。眼看这青年剑手快要死于刀下了。小孩心里一急,忘记了危险,冲过去大声叫喊:“嗨!你们别打了!”

一条鞭和闪电刀蓦然见一个矮小的人影从树林中冲出来喝喊,不由吃了一惊,以为来的是什么武林高手,连忙闪身跃出圈子,这样一来,却救了这青年剑手一命。这两个**人物定神一看,感到愕然,跑出来的竟然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不由互相望了一眼,一条鞭瞪着眼问:“刚才是你叫喊么?”

“是呀!我怕你们打死人呀!”

一条鞭不禁又上下打量了小孩一眼,心里暗思:难道这小孩身负特技,敢来打抱不平?要不然就是一个发了疯的小孩子,不知道死活。好,老子不管你身负特技也好,不知死活的小疯子也好,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本事敢管老子的事。于是便将手中的皮鞭一抖,“啪”的一声,几乎要抽在小孩的身上。他这出手一鞭,只是虚招,目的要看看小孩抖展什么招式,是哪一门派的人。谁知小孩纹丝不动,只是愕大了眼睛望着自己。一条鞭正想再出手时,闪电刀连忙说:“大哥,慢—点。”一面向一条鞭打眼色,示意小孩身后有人,一面向小孩问:“小兄弟,是谁叫你来的?”

“是老**叫我来劝你们的。”

这时,一条鞭看清小孩身后人了,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九幽老怪么?这个老怪,不但性格怪异,连武功也怪异,要是单打独斗,当今武林中几乎无人能敌,凭自己与闪电刀之力,怎么也胜不了这老怪,只有自己取死,顿时改容地说:“小兄弟既然是奉了前辈之命,我等两人怎敢不买帐?好,小兄弟,我们后会有期。”说时,跟闪电刀打了个眼色,头一摆,示意快走。顷刻之间,这两个**人物闪身入树林中去,便不见了踪影。

青年剑手见一个孩子跑出来相救自己,已是愕然,后又见到这两个**上的恶魔,一听说是这孩子的老**打发来相劝,竟然俯首服从,马上就走,更是感到惊奇。暗想,这孩子的老**是什么人?难道是威震江湖的奇人?青年剑手因为不熟悉九幽老怪,只是闻名而不识人。要是他知道是九幽老怪救了自己,恐怕更惊愕不已哩!当他向小孩相谢时,小孩说:“叔叔,你不要谢我,要谢,你应该多谢老**,因为是他叫我赶来劝你们的。”

“小兄弟说的是,请小兄弟带在下去拜见你老**,以表我感谢之情。”

小孩回头一看,不由“咦”了一声:“怎么,老**又不见了?他又去哪里了?”

原来老怪见小孩不但不死,竟然还做了一件好事,心里大为懊恼,闻声青年剑手要来拜见自己,便躲了起来。青年剑手一看,心想:看来这位武林奇人是不愿见自己了,便说:“小兄弟,既然你老**不愿见在下,在下也不敢勉强,请小兄弟代在下感谢你老**。”

小孩见这青年剑手要走,不由问道:“叔叔,你的伤……”

“小兄弟,多谢了,在下这点伤不妨碍,你放心好了!”青年剑手说完,想一揖而去,但想了一下又问:“小兄弟,你能不能告诉在下你老**尊姓大名?在下今后也好记在心中。”

“你问老**叫什么吗?我也不知道。”

青年剑手一听,不由又愕然,心想,怎么连你老**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但转而一想,这位奇人既然不愿见自己,也就当然不愿这小孩说出来了。只好说:“那么,小兄弟叫什么,能不能相告?”

“我叫墨明智。”

青年剑手一听,又是愕然:“什么?你没名字?”

“是呀,我叫墨明智。”

青年剑手暗想:这位世外高人不想让人知道,当然这小孩也不想别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了。他只好一笑:“小兄弟,既然这样,在下就告辞了!”

瓜瓜点九幽小怪传说小说

《九幽小怪传说》是一本由死亡谷的主人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瓜瓜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豪牛好天气小说| 羞花阅读| 威影小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