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

楚汉风云之英雄泪(michaelsky写的小说)
楚汉风云之英雄泪(michaelsky写的小说)

楚汉风云之英雄泪(michaelsky写的小说)

阅读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全免阅读

小说详解

三流的文字,一流的构思。一个贯穿30年的阴谋,一场风云际会的英雄戏。这里有意想不到的情节,有一些自我感觉尚还良好的武功招式。我希望写成这里最好的武侠小说。

楚***云之英雄泪出色全章阅读

楔子

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天气,贼大的太阳悬挂于天际,散发的热量似要将大地整个都笼罩在蒸笼里。树上的知了无力地吟唱,枝头上的树叶垂头丧气地拉耸着,没有一丝风吹过,热浪从地里蒸腾起来,让人有种晕眩的错觉。

村里头的大人们都猫在屋子里头,不愿走出来,而村里的小孩子似乎不受天气的影响,像往常一样三五成群地相约到村口的小溪里头泡水。

男孩们都光着***一个接着一个往水里面跳,溅出的水花散满了天空,女孩们则手牵着手在岸边采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

就在这时,村子东边的芦苇地里忽然转出一群人来,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叫化子被一众孩子团团围住,口里唱着:化家佬,不洗澡,蓬头盖脸生跳蚤;东村走,西村逛,没爹没娘没人要......

那乞丐年约花甲,灰白且长的头发像鸟窝似地盘在头顶,一双眼睛躲在散乱的头发后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口里喃喃说着甚么“生死之泉,生者如死,死者如生,生不如死,死而复生……生不如死……死不如生……是生是死,是死是生?!”翻来覆去都是说着那几句。“是生还是死?生若何必,死又奈何,人生如梦,梦幻似真......呜呜......哈哈......卢生啊卢生,你说得对,是生是死又何必如此执着......太道尚且难忘情,忘情却又何必逍遥?!哈哈......”似哭似笑地自言自语了许久。后来那些孩子见其全无反映,大约觉得无趣,陆续走了开去。

后来有人看到那化子一时出现在村后的乱石堆,一时出现在后山林子,行踪飘忽,一连几日都不走。村里人见他只是一个人,就算村里的孩子丢石头,向他做鬼脸,他都只自顾自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并不怎么理会旁人。于是村里的大人都没怎么在意,只当是甚么地方路过的神经不正常的叫化子,今天或许在这村,明天可能就到牛家村去了。

一天,正是日已西斜,倦鸟归林的傍晚,那化子正蹲坐在溪边,手里拿着个小石子,对着小溪里念念有词。小溪清亮见底,水里一群游鱼正经过他身边处,那化子忽然将腿伸入水里,水里游鱼受惊,顿时跳跃***面,只见那化子手里石子弹出,正中其中一条,鱼儿和石子一齐跌落在岸边,那鱼儿还在跃动不已。那化子忙抢上前去,双手抓住活蹦乱跳的鱼儿便往嘴里塞去,嘴巴外那鱼的尾巴还在上下扑动。

那化子正自顾自地吃得津津有味之际,溪岸边的一株大槐树后行出一个约七八岁年纪的男孩,手指向那化子说到:“老伯,鱼儿要煮熟了才好吃呢!”

那化子口里含着鱼儿,往后退了数步,却像是生怕那小孩过来抢他鱼儿似的,一脸警惕地看着那小孩,嘴里含糊不清地不知说着些甚么。

男孩见他不信自己,拿出家里生火的火石,在四周找了些枯枝败叶升起一堆柴火,伸手招呼那化子说:“老伯,你不信么?!以前我和伙伴在水里抓了鱼都是就地起火来烤熟了,那样鱼才会去腥,还有烤鱼的香味,那味道才好呢!”

那化子把头转了过去,口里的牙齿将生鱼咀嚼得生响,只是当没闻声男孩的话。

男孩见自己一片好心人家却不为所动,心里着了急起来,只见他在四处望了望,正好看到一只大***想要从岸边逃回水里。男孩忙跑过去,在螃蟹落水的那一刻,双手按住了它的后背两边,然后将之提起,再寻了根细长的树枝,从螃蟹壳接洽的一边洞穿过去,放在火堆上烤起了螃蟹来。

不一会儿,螃蟹那暗青色壳渐渐变成了红色,随之亦溢出了一阵香味。那化子鼻子往上嗅了嗅,循着味道发现那香味正是从那烤螃蟹里传出来的,便走到火堆旁,手里指着螃蟹,跳起来只是说着:“香……香……”

男孩见他垂涎着那只半熟的螃蟹,笑着对他说到:“还差点呢……再等等吧!”

很快整只螃蟹在火的烤炙下都变成了鲜红色,顿时芳香四溢。男孩见状,将螃蟹整个连着树枝一齐向化子递去。那化子,伸手就接过,也不怕烫,将树枝从螃蟹拔去扔掉,抓起来就连壳带肉往嘴里送,只听得“格拉、格拉”声响,口里含糊地说着:“好吃……好吃……”竟是吃得滋滋有味。

男孩本想叫他将螃蟹壳剥下了才好,但见他正吃得欢畅也就罢了,转而问起来道:“老伯,刚才我见你用石子一下就打中了跳起来的鱼儿,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可不可以教一下我呀?”

很快,那化子将整个螃蟹都吃完,打了个饱嗝,望了望男孩,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不能。男孩看了,顿时心里一阵失落,低下了头,但很快他抬起头说:“没关系,我们不学打鱼儿,也可以一起玩的。”然后望了望西边,接着说到:“好了,太阳快下山了,我该回家,不然娘又该骂我咯!”说完,跟那化子挥了挥手就往村庄里走去。

接下来那几天,男孩天天都会跑去跟那化子玩儿。不是邯郸学步似地学着他用石子打鱼,就是在溪岸边找螃蟹烤来吃。一老一少虽然相识不久,相处得倒是不亦乐乎。

后来男孩发现那化子不仅能用石子打鱼,还能打下芦苇丛里飞出来的野鸭子,而且力度随心,百发百中。每次都是打中野鸭的头,一下子就掉下来扑扑而动。而男孩便赶紧往前抓住了,拔掉羽毛,然后开膛破肚,做个简单的架子,架起来就着火烤熟,然后两人分吃。男孩几次请求他教自己打石子的方法,那化子总是摇摇头,反而是在溪岸边的沙地上,用芦苇竿子教他识一些字。

男孩很早之前本就羡慕那些可以去学堂学习的子弟,只是因为家里穷,没有钱去学堂,更请不起先生来教他,于是便很专心地跟着化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学。

就那样过了一个多月,男孩很快就学会了说和写一些基本的字句,那化子便开始教习一些口诀,让他先死记硬背了下来,然后再逐句讲解给他听。

男孩发现那化子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和一般的化子全无分别,但有时候又条理清楚,虽然也不懂他说了些甚么,但总让他觉得很深奥,不像是疯言疯语。

一日,那化子在溪岸边用芦苇竿子,共50根排成了古怪的阵形,抽出其中一根,然后摆了一下之后又将之打乱,再摆成另一个阵形。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阳天耦,阴无配,未得相成。地四生金于西,天九成金于西,与地四并,主有帝星自西方而归,不日将经过此处。而二卦则示官鬼暗动伤世,主有刺客之兆。刺客之兆么?

只见他眉头皱起,再一排那芦苇竿子,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手指指着芦苇竿子中的位置说到:坎为水卦象,此正应溪边,阳陷阴中,主大凶之意,一日之内这里必然兴起刀兵之祸事。

男孩正听得云里雾里,忽然听到村里一个人跑到地里高喊,大意是村口正有一大队军马经过,大家都赶去看热闹了。然后只见许多正在耕作的乡亲赶紧放下手头里的农活,都跟着那人一起跑去看热闹去了。

那化子一听,脸色一紧,望了望天,然后低头喃喃说到:“果然在西边。”

男孩以为那化子又在说甚么疯话,听到有热闹可看,跟那化子说了句:“我也去看看有甚么新鲜玩意儿!”说完也往村口跑了去。那化子回过神来,伸手想要抓住他,想了想,脸上现出古怪的神情,最后却颓然把手放了下来。

男孩跑了一会,渐渐看到前面坡道上那些大人已然挤成一堆人墙,个个伸长了脖子,争先恐后地往里面挤,仿佛一群抢食的鹅。男孩人小,奋力从人缝里挤了***,惹得几个相熟的大人低骂了几声。男孩也不管,睁大了眼睛向前看,大声问身边的人到:“有甚么好东西看啊?”只听得身后一个人马上低声答道:“听说是始皇帝**天下,军马正通过前面的山坡,你看,皇帝老儿真个好大的排场啊。”

男孩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山坡前宽广的官道上,二十乘华丽无匹的八乘马车开道,随后是上千骑的骑兵,每一骑都手执一面锦旗,身上皆批白铠银缕的战甲,在阳光下反射的光线闪烁晃动。骑兵后是一大队仪仗,头戴白色纶巾,身著锦衣,手里旌旗摆动,一些人拿着一些不知名的乐器,慷概而**的演奏就算远处的小山坡上也能听得个清清楚楚。紧随其后的是数十骑人马全身皆披满盔甲的重骑。那重骑阵营里一马当前的是一骑比身后全部战马都高大得多的骏马,最出奇的是那骏马全身披挂着金黄色的金甲,骏马上端坐着一个人,身着金黄披挂,腰际别着一把长剑,剑鞘也是金黄色,在太阳下闪着金光。跟在重甲骑兵后的是并排两驾大得出奇的御轿,那御轿比一般民房都要大得多,轿身皆用蜀锦装饰,华贵非常。仔细一看才发现御轿竟然是由人来抬,那些人抬着御轿,不但一点闲杂声音也没有发出来,步调却能一致,显然抬轿的那些人并非一般军人。

男孩直看得目瞪口呆,心里头觉得怎么世上竟有那么壮观的场面。浩浩荡荡的御辂、御辇、御轿陆续走了过来,跟在后面的数千步兵蜿蜒到村后,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马要通过。正看得眼花撩轮,男孩忽然发现自已手臂被人抓住,原来那化子不知道在甚么时候找到了自己。

男孩兴奋地抓着那化子的手,向前指着说:“老伯,你看,太壮观了!比过年还好看。”

在男孩手指指往的方向,天地间似乎忽然静止了下来,在坡道上全部人都屏住了呼吸,那些可怜的人们似乎连与生俱来的呼吸都忘记了。因为全部人都看见了,一个***的东西自前面的山坡上迅疾无比地飞了过来,正往其中一驾御轿而去。

就在那间不容发地一瞬间,一个金黄色的身影跃了起来,迎向了那***的物事,在全部的人惊呼声中,那东西便分作两半,往两边飞去。这时候人们才发现那自山坡上飞来的竟是一个比人还要高的铁锥,但是此刻却分作了两半。分开的两个铁锥往两边疾射,将临近的两驾马车砸得粉碎。受惊的军马开始嘶叫,队伍出现了混乱,但很快就有甲士横刀指挥着,十几个练习有素的军士合力按住惊马。整个军伍稍停了下来,只见一个大官模样的人慌忙跑到其中一驾御轿前,掀开长帘进了去。

那金色身影方自空降下,单膝半跪于御轿前,手里扬起一把金光灿灿的长剑,那把金黄的剑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的光线就算在百丈之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那金色的身影正是重甲骑兵上引领的那个人。只见他慢慢站起,戴着金黄的面具上看不到表情,但那幽幽的眼睛发出的精光电射般的往铁锥飞来的方向望去,只看了一眼,百无聊赖似的将黄金剑重新插回剑鞘,然后意兴阑珊地重新坐上那匹骏马,便像未曾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男孩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实不相信有人竟能跳得那么高,而且那么大一块铁锥就那么一剑就划成了两半。而且他也不认为有任何人能看得清那一剑,因为就在电光火石间,铁锥已成两半。男孩定定地看着那戴面具的人,兴奋得血液都快沸腾了起来,只是指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化子却像筛糠似地不能自抑地抖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口里说着:“是他......是......他......他......不可能!不可能的......”

不久,那大官模样的人气急败坏地从御轿里出了来,立即召集了一支骑兵往飞来铁锥的山丘驰去。他在那黄金甲士前指手划脚,神情激动,只是那黄金甲士坐在高头骏马上,望也不望他,漠然地四面看了下,当看向男孩他们的那边时,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上的表情,但男孩总感到那黄金甲士似乎对着他们的那个方向冷笑了一下。

那大官模样的人眼见指挥不动那黄金甲士,无奈只好顿足跑到步兵领队将军前下起了命令。步兵领队将军领命后,立即列队,只见上千兵士分散开来,步调整洁,迅速地往围观的人群跑来,一时沙尘滚动,似乎连大地都要颤抖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还弄不清发生甚么事情的时候,前端的兵士已经赶到,手执长矛及刀剑向手无寸铁的民众挥动,顿时血光、剑光交织,尖叫与呼喝声从人群里传了过来。当民众终于明白将要发生甚么事情,人们惊叫着慌张地四散逃命,但慌乱不已的人们哪里逃得过那些练习有素的军士?!一场无情的屠杀便发生了,只因为统治者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男孩看到眼前地狱般的场景,刚才看热闹的兴奋早抛到九霄,吓得呆住了。不一会儿,一队兵士已经跑至近处,刚才还挤得成团也似的大人早已像惊弓之鸟般向四处逃散,却没有一个跑得掉,一个个在军士的长矛下纷纷倒在了男孩四面。

男孩思维似乎定住,只是呆呆地眼看着一个军士的长矛往自己身上刺了过来。他认命地闭上了眼,只等着冰冷的长矛刺进自己的身体。忽然听到自己身边那个军士发出一阵惊呼,男孩睁开眼,却看到本来手执长矛的军士正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身后,双手齐腕连着长矛不知甚么时候一起断了开来。

男孩还未知道发生了甚么,只觉得忽然间劲风呼呼往脸上吹来,正感糊涂,却见到那化子将自己夹在胁下,也不见他怎么行动,三两步跃出数丈,往前极速赶去,一下就驰出了屠杀场。男孩在那化子胁下看到身后追赶的军士正慢慢退后,渐渐便看不清了。

那化子夹着男孩来到小溪边那大片芦苇地前,只见他一下冲进芦苇丛里,那些颇为尖利的芦苇叶子刮得两人脸上都出了血,但那化子毫不在意地继续往芦苇丛深处驰去。再奔出了一阵,那化子终于停了下来,将男孩放了下来,奔驰一阵,那化子却是脸不红气不喘,只看到他一脸凝重地望向芦苇地外喃喃地说着:“他怎么可能做了秦王的走狗?!不是他,应该不是他。可是世上还有哪个人会使那重岳剑法么?......”

男孩正要问究竟发生了甚么,那化子一下用手按住男孩嘴巴,示意他不要出声。不一会儿便听到一阵人嚷和马嘶的杂乱声音。

只听到一人大声高喊到:“我看到他们往这个方向逃的,一下就不见,肯定是进芦苇地里头了。”

两人等过了好一阵,四周静了下来,听不到一丝芦苇地外围传来的声音。正当他们以为那些军士放弃了搜索之际,却发现四周的气温忽然升高了。原来那些军士竟用火点燃了整片芦苇地。只要芦苇烧了起来,不管里面是甚么人都要被烧成了灰,所以当他们放完火之后便下令撤退。

那些青油油的芦苇被点燃后便迅速地燃烧了起来,发出毕波的声响,四面的温度渐渐变得让人难以忍受,大群大群的野鸭、野鼠从芦苇地里飞跑了出来,忙命四窜。眼看大火渐渐蔓延过来,就要烧到身上了,只见那化子迅速地咬破十指,用自己鲜血在四面划了一个可容二人的空间,四周的芦苇随着他十指的挥动纷纷往四面飞落。那化子张开双臂,将男孩护在自己身躯之下,口里念到:“天罡离火,趋地吾环,引诸天之水,化长天之穹,褚云流阿,护身……”

忽然间,那些火却像受到甚么力量驱使一样纷纷往四面蔓延而去。大火虽然隔断了,但熊熊的漫天大火却依然猛烈地燃烧着,空气里的热量渐渐让人难以忍受起来,男孩在那化子的身躯之下,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不久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到过了多少时间,当男孩知觉又回到身上,只感到喉咙里头像火烧似的,想要开口说话,却一时说不出来,身体上没有一处不痛的。他挣扎着睁开了双眼,印入眼前的却只是一片灰烬,放眼一看,却发现四周仿佛天火焚烧过的人间一般,灰蒙蒙地一片,除了灰烬甚么也没剩下。只有那化子还保持着环抱自己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男孩慌忙挣扎着坐了起来,嘶哑地喊到:“老伯,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怎么……”男孩只问出了一句就再也问不下去,因为他看到那化子就带着那样的表情一下扑倒在他前面。这时候,他才看到那化子后背,被大火烧得如同焦炭一般,那情境令人惨不忍睹。

那化子像已是到了强弩之末,连话也说不大出来,只是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破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男孩见他为了保护自己被烧成那样,心里难过,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那化子趴着,看见男孩在哭,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勉力用嘶哑的声音说到:“不用……难过,我……我活着……其实和死了…死了没甚么分别。苟延至今……只……只不过还有一事未……未了。”

男孩听了,知道那化子快要死了,心里更是难过,听到他说还有事情未曾做,连忙流着泪说到:“老伯,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完成的!”

那化子缓缓地摇了摇头,苦笑着断断续续地说到:“只怕……只怕这世上……世上再无人能……能帮我完成了……你我相遇是……是缘……你将我……将我……怀里……怀里……的玉佩……拿……拿……拿到……蝴蝶谷……交给一个……一个……人……叫......叫......”

那化子还没有说完,指着胸前的手一下落了下来,便再没了声息,眼睛还是睁着,但已无半点生气。男孩见了,一下哇地大哭了起来,哭得天昏地暗。

这时,天空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将灰烬卷了起来,漫天地飘散,久久不肯下落……

始皇二十九年,秦始皇**天下,前韩国公子张良雇力士于博浪沙刺秦失败后逃走。始皇大怒,遂将博浪沙临近村庄人畜尽数屠灭。

瓜瓜点楚***云之英雄泪小说

《楚***云之英雄泪》是一本由michaelsky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瓜瓜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豪牛好天气小说| 羞花阅读| 威影小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