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

说岳外传(阿飞哥哥写的小说)
说岳外传(阿飞哥哥写的小说)

说岳外传(阿飞哥哥写的小说)

阅读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全免阅读

小说详解

南宋高宗绍兴十一年十二月,枢密副使岳飞以“莫须有”罪名被害于风波亭,其养子岳云及部将张宪同时遇难。家属充军云南。  五年以后,岳家遭赦,岳飞三子岳霆、四子岳霖保护母亲李氏夫人前往襄阳,投奔驻扎在那里的牛皋、董先等岳家军旧部。这时,金人增兵边境,蠢蠢欲动。大金丞相完颜亮派出大批高手潜入江南,预备乘长江中下游一带三大抗金力量“金银铁”的首领聚会之际,一举予以歼灭,扫除南下障碍。  其间拳王刀王,贼军官军,敌我高手纷纷出场。神拳虽强,难敌一醉方休;叛国奸贼,却是义士传人。这方巧施鱼目混珠,那边还以假戏真做。所谓戏法人人会使,各有机关不同。本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岳霖误入“九头鸟”圈套,生死未卜,敌友难辨;忠义社危在旦夕,堪堪覆灭。哪知石破天惊,峰回路转,结果却出人意料。  一场黄梅大戏,有心的没斩断了草,无意的却清除了根。时也命也,喜乎悲乎?请看这篇说岳外传。

说岳外传出色全章阅读

静。

死一般的静。

一瞬间,杜鹃不再苦啼,夜莺停止奏鸣,无拘无束的猫头鹰和豺狼,也只张开了嘴,又静静合上。

林中,布满了一种浓密森冷的杀气。

岳霖慢慢移动着脚步,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他知道怎样才能出林,但却并不急于出去。

因为他必须杀尽林中的匪徒。即使是死!

他虽然只有十八岁,却已遍尝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生命,对于他来说,就象身上的玉佩,虽然珍惜,但若打坏了,也决不会在意。

可是决不能让**和三哥出一点事。为了他们,他必须拼死一战,在敌人没有全部死去之前,他决不能死,也不会死!

他相信自己做得到,他也必须做到。

因为他是岳飞的儿子!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父亲的在天之灵,正看着自己。

他的枪忽然一抖,一招“朝天阙”。

一声惨嚎,一个黑衣人从树上栽了下来。

第十七个。

他心里默默数了一下,仿佛看到枪上的红缨又湿了一些。

他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但他知道,只要他在林中,敌人就得分出大部分人来对付他。相对的,三哥和**那边,压力就会小得多。

他们一定已经走得远了!他宽慰地想着。

四面漆黑一团,静寂无声,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他停下脚步。

他笑了一下。

他知道不是。就在这片刻,他又察觉到,在他前面三丈左右的地方,潜伏着三个敌人。

他的大哥岳云天生是个战士,总能凭直觉发现敌人。

他只能羡慕。

他的三哥岳霆幼遇异人,内功深厚,能听到五丈以内极其细微的声音。

他自知没法相比。

但他会闻。

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爬上庄中的那棵巨柏,躺靠在树杈上,呼吸新鲜***的空气。

岳家五兄弟,他排行老四。这注定了他不可能象大哥、二哥那样整天在祖母的督促下勤奋练武,也不会象五弟那样被**有意无意地娇宠。

事实上,管他的人很少。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关心他的人也不多。

这使岳霖每每有些不乐。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那上树的习惯非但未能扔掉,反而更变本加厉了。

但人对习惯的事情也会厌烦的。后来他就开始闻风。

东边的风,西边的风,冬天的风,夏天的风,早晨的风,晚上的风……

也许他的鼻子构造的确与他人不同,也许仅仅因为世上确无难事。这样几年以后,他闻风的本领渐臻佳境。他不光能闻大风小风,晴风雨风,还能够辨别出风的味道。

世界万物,其味各异。风本来无味,但风却能将万物迥异的味道一齐包容,传向四面八方。海风劲吹,便有鱼的腥气和盐的咸味;春风轻拂,也夹杂着百花的芬芳和骄阳的热力。

人,自然也有味道。

岳霖独自苦练的闻风本领,本来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

但当他有一天忽然分辨出大批人马正疾快地向岳家庄扑来的时候,大家才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小四子。

这就是岳家庄大战。

这一战,岳云打出了威风,岳霖则获得了尊敬。

所以这次大家才会放心让他辅助岳霆保护**北上。

也许,假如没有奸相秦桧,他现在已经是岳家军中的一员小将,随父帅南征北战,直捣黄龙去了。

岳霖睁大眼睛。但面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着。但他鼻翼只动了动,便对前面的敌人有了大致的熟悉:左边那人离自己最近,他呼出的气体中微微带着一种腐肉的臭味,让他觉得很不***。右边那人呼吸十分纤细悠长,他身上似乎携有香囊,散出淡淡的清香。中间那人却没有什么味道。

岳霖双目微合,凝神定气,又辨了一会儿,心中暗暗希奇:“难道不是人?”他闻味百不失一,却怎么也闻不到中心地区有什么人的气味或体味。只是时时有一股较寒的凉气侵袭过来,令他全身发紧,不敢稍有懈怠。

岳霖忽然想起:“莫非是那人练有什么奇绝内功,竟然以一股寒气裹住身体?这样一来,我自是闻不到他的气味了。”

岳家武功以马上为主,在内功的修为上颇有缺陷。岳云虽然学得天雷门的“天雷锤法”,那也是一门主修外功的武功。岳霖和二哥岳雷、五弟岳震自幼就练岳家拳,基础扎实后边开始学岳家各种枪法,马上功夫十分熟练。对内功心法却知之甚少。但岳霖有次在树上闻风,偶然间发现三哥岳霆正暗暗习练一种奇异拳法,精妙之极。便缠着向三哥讨教。岳霆在庄里也属不受重视之列,对四弟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感,于是禀告恩师之后,传了他一些内功心法,条件是不得再向其他人透露。岳霖自然一口答应。父亲、大哥风波亭遇害之后,兄弟二人随伺**发配云南,朝夕相处,岳霆更是倾囊相授。因此岳霖此刻虽是火候不够,但见识已是不凡。

岳霖一念及此,不禁心凛:“这人内力如此深厚,该当如何应付?”侧耳细听,又想:“一点声音也没有,不知**和三哥他们走远了没有?**身侧虽然尚有数位好手保护,但三哥内伤未愈,他们此刻决不是这些人之敌。我得拼命缠住这三人,不让他们有机会出林追赶。”想是如此想,是否能够做到,心里却是没有半点谱。

他们一行十余人,从云南千里迢迢赶往襄阳,不知如何走漏了行藏,沿途不断遭到截杀。不得不改变路线,潜踪而行。但前日在常德府四周却又碰到数名强敌,一场恶斗,虽然击溃了对方,但自己这边却也死了好几人,岳霆也受了伤。此刻这暗处三大高手,实力只怕更在前日那几人之上。

岳霆两手紧紧攥住枪杆,手心已有冷汗渗出。对面这三人好生冷静,这么久竟然不发出一丝动静。单凭这份耐力,已可想见他们决不是普通的盗匪,而是惊人的高手。

长枪无声无息地缩回半尺。

他已决定出手。

先下手为强!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可以通过嗅觉判定出他们的正确位置。

岳霖的目标,是左边那呼吸带有异味的人。

这时,那被一片冷寒之气包裹的地方忽然有人叹道:“好罢,老衲认输了。这件东西,你们可以取去。不过,你们不要伤了这个少年。”

左边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大师自身都已难保,还想多管闲事?”

右边一个干脆的声音道:“你认得这少年?”听声音是个女子。

中间那人又叹了口气,道:“我佛慈悲!那少年马上就要出手攻击朱施主,一招之下,只怕他不死带伤。老衲焉能坐视不理?”

那清朗汉子微微讶道:“是么?三丈之外,他竟然能发现我的藏身之处?”

右边女子叹道:“希哥,大和尚说得对。我们夫妇俩的踪迹,都让这少年看出来了。”

清朗汉子沉默片刻,道:“静华大师,这场比试,是我们输了。你的伤,不要紧罢?” 他夫妇二人心意相通,均想那老和尚身受重伤,己方以二敌一,却让他支撑到现在,早已输了。这少年一岔,正好趁势下台。

静华道:“多谢朱施主。两位对老衲有救命之恩,老衲岂能忘记。这样罢,麻烦二位出手,打发了林中这些金狗,老衲愿以怀中之物相送,两不相欠,如何?”

那汉子道:“大师勿虑。这些金狗适才聒噪,晚辈早已不耐,区区小事,自当代劳。怎可……”

话未说完,那女子道:“就此一言为定。这些金狗卑鄙无耻,想要躲在暗处算计我们。希哥不可轻敌。这样,我向南,希哥向北,务必全部歼灭。”她虽是女子,但声音爽朗干净,毫不拖泥带水。

静华笑道:“孟女侠快人快语,言出如山。老衲领教了。”他说话豪迈之极,却哪里像个出家人模样。

那汉子嘴里嘟哝两句,似乎不以为然。但还是静静向北而去。

岳霖一直静静而立。三人的话语字字入耳,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但已知道三人与林中截击自己的敌人并非一路。而且三人其实早知自己在侧,只是互相对峙,无暇顾及罢了。因此他也改变了主意,心中戒备,却不肯轻易出手。

忽听那和尚急道:“四公子,你过来,老衲有话对你说。”

岳霖吃了一惊:“你是谁?”

和尚道:“情况急迫,不容细说。但老衲并无恶意。”便在此时,南面不远处忽然“啊”地一声惨叫,显是那孟女侠已击毙一人。

岳霖稍一犹豫,暗想::“过不过去?”岳家五兄弟之中,岳云天生神勇,岳雷文武双全,岳霆坚忍,岳震机警,岳霖为人却十分果断。他略略一想,便迈步向那和尚所伏之地走过去。

其时仍是伸手不见五指,岳霖只是借着鼻中气味,才走到那人身前站住。

那人***道:“四公子,请坐。”

岳霖依言坐下,依稀感到那和尚似是靠坐在一棵树下。

和尚道:“四公子,老衲静华,数年前也曾在令尊岳元帅帐前听令。岳帅含冤风波亭,老衲一怒之下,才出家当了和尚。”

岳霖忙道:“原来是老前辈,请恕岳霖失礼。”

和尚道:“四公子不必客气。如今情况紧急,老衲只好长话短说了。四公子,老衲此来,一是想助岳夫人和二位公子一臂之力;主要的,还是要把‘金枪铁骑令’和‘龙鳅战船图’交还给岳家。”

岳霖惊道:“金枪铁骑令?龙鳅战船图?”

静华道:“四公子也知道这两样东西?那太好了。近来老衲拥有这两宗东西的消息不知如何已传遍江湖。老衲实在担心,万一有失,九泉之下……怎么去见岳帅和张将军。四公子此时赶到,真是天降之喜。四公子,请你伸出左手。”

岳霖伸出左手,只觉微微一凉,一个沉甸甸的细细的棍形东西已塞到手中。

静华道:“这就是调动三千忠义背嵬军的金枪铁骑令。四公子,你的枪钻是不是也能拧下来?”

岳霖道:“是。”心中暗想:“你怎么知道?”此时林南林北不时传来惨声呼叫,那夫妇二人正自扫荡群敌。岳霖虽不知二人是谁,却知二人心中所思,正是这两宗东西。

和尚急道:“你快把枪钻拧下来,把那金旗塞***,再上好,不要露出一点痕迹。”

岳霖虽然看不见,却也没费什么事就做好了。心中又是一奇:“这和尚怎么什么事都知道?”

和尚静静听着,直到岳霖停手,才叹道:“当年张宪将军付我此令时,曾道岳家金枪的枪杆都有一段中空。果然如此。四公子,你……你可知这是为什么吗?”他似乎松了口气,竟然问起这等闲事来。

岳霖耳闻惨声不绝,忽道:“大师,那些人真是金兵么?”

和尚一惊:“不错。你不说,我倒忘了。在此伏击的确是鞑子。老衲前日得到讯息,深恐夫人有失,连日赶来。这些鞑子好不大胆,竟然敢深入宋境为恶。不过他们的武功当真不弱,为首三人更是了得。老衲虽击毙了二人,却也受了重伤。若不是那夫妻二人及时……出手,惊……惊走了那名首领,杀散了鞑子,老衲几乎……见不到公子了。”

岳霖听他说话中气渐渐衰微,暗暗心凛:“这老和尚身受重伤,又与那夫妇二人对峙许久,只怕现在神智已有些不清。”

和尚喘了两口气,道:“岳公子,老衲……老衲快不行了。你有什么疑问,就快问……吧。”

岳霖咬咬牙,恭声道:“那夫妇二人是谁?”

和尚道:“男的叫……朱希,是襄阳朱……朱家的旁支弟子。女的叫孟柳,是当今神拳门的第一……第一高手。”

岳霖大吃一惊。襄阳朱家乃是耸立江湖数百年的世家,甚有清名,神拳门近年虽然门户凋零,那也是白道上的名门正派。这两派的弟子怎会抢夺静华的东西?微一沉吟,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和尚道:“他们……他们的目标是龙……龙鳅战船图。据说……那图中不仅有龙鳅战船的制作……方法,还包……包含着一种古代的阵法。朱希……他本是朱家嫡传弟子,因事被……被贬入旁支。所以……所以他……想把这幅图带回襄阳,以期……重入嫡系山门。”

岳霖点点头。他早听说朱家向以机关阵法闻名于世。假如朱希能带回珍奇阵图,自是为本门立下大功。急道:“大师身受重伤,我又远非那朱孟二人的对手,该当怎么办?”

和尚深喘不断,沉默不语。

岳霖深知时间无多,追问道:“大师,你可听到我的话?”

和尚忽地叹口气:“罢。有……有一个办法。”

岳霖道:“什么办法?”

和尚道:“你目光……锐利,不难……不难找到出林……线路。现在你速……速……带了龙鳅……战船图离开,回到……你三哥身边。以三……三公子的武功,便……便不惧这二人了。”

岳霖知道自己闻出那夫妇二人,被这和尚误会了。心想:“这和尚竟似深知我三哥武功底细。也不知三哥现下伤势如何,但他就算已然恢复,我又岂能如此?”摇摇头,道:“这样做,不行。”

和尚道:“哦,你……你是担心会影响到……金枪铁骑令?这倒无妨。那朱希、孟柳毕……究竟是正道中……人,老衲……自信可以拖……住他们……一段时间。”

岳霖又摇摇头:“不是。我只不想大师失信于人。”

和尚“哦”一声,道:“老衲……老衲已是将死之人,还要……还要那虚名何用?四公子不必多想,保护……保护二宝要紧。”

岳霖心念急转,沉吟道:“不然,我见那夫妇二人机警过人。我若逃去,必然未出树林就会被他们抓获。我想……我想把龙鳅图送给朱希。”

和尚震了一震:“你是说……”

岳霖道:“是。我牛皋叔叔、董先叔叔现正驻守襄阳。听说与朱家主人也很交好。朱家还帮助岳家军练兵演阵,十分融洽。我想……他们一定会把龙鳅战船图交还给岳家军的。”

和尚道:“……好!果然是个……好计。不过,你……你要好生提防那孟……”“咕咚”一声,身子控制不住,从树侧滑了下去。

岳霖大惊,急抢身扶起和尚。他本一直怀有戒心,是以虽知他身受重伤,也不敢去接近他身子。此时一探他鼻息,发觉尚存一丝呼吸,忙伸左掌抵在他背后“灵台***”上,源源输入内力。

他内功心法得自岳霆,火候虽浅,却是内家正宗。和尚身体一颤,又醒了过来,轻声道:“不要告诉……告诉那孟女侠你姓岳。”

岳霖输送内力,只觉他体内寒气极盛,几乎要把自己也浸入冰寒之中,一时竟缓不过劲来问话。

和尚忽道:“四公子,你……你的枪为什么……有……有空……”

他声音断断续续,岳霖却已明白,知道他实已油尽灯枯,到了回光反照的地步,心里很是难过,轻轻撤掉输入的内力,强提一口真气,疾快道:“因为我父帅的沥泉神枪靠近枪钻处的枪杆内,有一段尺长的乌金可以取出。后来他老人家就用这段乌金铸成了这面金枪铁骑令的枪身。有一次我姐夫张宪路过岳家庄,把我父帅手创的‘满江红枪’和‘岳氏钩连枪’这两门枪法的枪谱交给我们兄弟时,说起这件事。我和二哥三哥便求他取出令旗,描好了尺寸圆径,请高手匠人为我们一人打造了一条和父亲一模一样的金枪。所以我们岳家枪的枪杆都是有小半截中空的。”

和尚道:“原来……如此。哈哈!天意,天意!”身子忽然一挺,歪头逝世。

岳霖大叫:“大师,大师!”

和尚却再也不会回答他了。

岳霖只觉目中一热,几乎落下泪来。自从父亲遇难以后,除了保护**,他已经很少关心过什么。岳霆虽然继续传他正宗心法,却认为以他目前心境,修习邪派心法更易精进。

但是现在,岳霖全身都已沸腾起来。

静华和尚是为岳家死的!他本不必这样的。以他的本领,又手握金枪铁骑令和龙鳅战船图这两大重宝,他完全可以仗此横行四海,扬威天下。

可是现在,岳霖却连他出家前的名字都不知道。

瓜瓜点说岳外传小说

《说岳外传》是一本由阿飞哥哥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瓜瓜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豪牛好天气小说| 羞花阅读| 威影小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