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

大明海盗之巅(郇某人写的小说)
大明海盗之巅(郇某人写的小说)

大明海盗之巅(郇某人写的小说)

阅读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全免阅读

小说详解

枫叶含霜,一点孤星洒下万里汪洋。 残礁激浪,几片帆板书写百战兵殇。     明朝嘉靖年间,西人东来,倭寇四起,澳门被占,东南狼藉,海禁更是愈演愈烈。而就在这海潮翻涌的时刻,有着重大身世之谜数名兄弟在海上三雄争霸的洗礼中成长,在与佛郎机人、日本浪人争斗中前行,在与朝廷水师激战中壮大,在中原严嵩当政,日本兴起战国战火,佛郎机人侵入马六甲,吕宋岌岌可危的东、西、南洋上纵横捭阖,开始了四方征讨,一统海域的征程!

大明海盗之巅出色全章阅读

前言

晋隆庆三年,司马元显征发江东佃客扩充兵役,吴会百姓人心惶惶。孙恩见民心骚动,便自海岛发兵,杀上虞令,取会稽,斩内史王凝之,一时间八郡俱起,杀长官以应,旬日之中,众数十万。随即转战绍兴、宁波、舟山、台州、温州、南京、扬州,斩吴兴太守谢邈,诛永嘉太守谢逸,杀嘉兴公顾胤、南康公谢明慧、黄门郎谢冲、张琨、中书郎孔道、太子洗马孔福、乌程侯司马谙等。前后历经十三年,率艨艟千艘,海盗百万,转战江南江北,纵横东海南洋。史称“中原海寇之始”。

背景

公元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开始了明朱王朝长达276年的统治,与此同时朱元璋颁布“片板不得下海”的国策,期间虽有郑和宝船七下西洋,但在嘉靖年间由于倭寇侵扰,海禁政策达到了明朝顶峰。不过海洋这片蓝色的国土却有无数冒险的梦想在翱翔,虽然官府一再打压,但巨额利润却在驱使着无数人投身这片惊涛骇浪,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无数东方商船在广袤的海洋上劈波斩浪,北到日本,南到爪哇、满剌加(今马六甲),西到锡兰(今斯里兰卡)、古里(今属印度),甚至远到非洲、西欧,东至吕宋(今菲律宾),更不可思议地打通了远航墨西哥的航线。陆有绿林,海有海盗,无数船队在发展过程中成为亦商亦盗的组织,坐拥比官府更先进的火器,更强大的舰队,展开了海盗内部的统一战争,同官府的斗智斗勇,同日本、占城、吕宋等商盗组织的商战、海战。此时的日本正处在战国时代,国内诸侯割据,战火纷飞,强大的**海盗作为其火器的重要供给商必将对日本的大名们产生极大的威慑。而此时的葡萄牙、西班牙也已迈开了扩张的步伐,早已将古里、满剌加、查雅加尔达(今雅加达)纳入囊中,又将侵略的触角伸向了**的澳门和台湾、吕宋等地,不可避免的将与强大的**海盗们展开交锋。海盗、官府、海商,各种势力犬牙交错,爱情、亲情、友情,各种情感纠葛交织,支持、背叛、阴谋,各种情形层出不穷。或许我们可以想象,会有一个人,站在风口浪尖,驰骋海洋,统领艨艟千艘、海盗百万,统一**海盗,控制日本、吕宋、安南、满剌加等等全部航线,击退葡萄牙、西班牙的海上势力,在太平洋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海上帝国!

血战双屿1风云际会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四月二日晚,宁波府定海县,双屿港内,九山洋上,汹涌的潮水一遍遍拍打着倦怠的海岸,粼粼的海面投下一弯残月,映着漫天星辰苍白的脸。

阵风忽起,惊飞几只孤鸥,擦过猎猎飘扬的妈祖旗。妈祖旗下,是一艘***的福船,六门佛朗机炮映着皎月,泛着淡青色的光。船身面阔三丈,长逾九丈,底尖上阔,首昂口张,设有船楼三层,雕梁画栋,檐牙高啄。而在茫茫夜色中,明里暗里,又不知有多少船只众星拱月般在此护卫。肃杀之气,随着海风,吹遍了夜的角角落落。

楼船最高层,纸窗内烛火辉煌,碗口粗的蜡烛跳动着灼热的火焰,映出一张张煞气腾腾的脸,若有若无的的杀气随着众人紧握的刀把弥漫,烛焰也似乎因此无风而动,烧红的烛心不时劈啪作响,但一旁的侍从却早已木然呆立,忘记裁剪。

一张浑然而成的檀木长桌端放舱中,宽一丈,长三丈有五,长桌上首有三座鎏金塑像,中间一座高两尺有余,神像端坐金龙台,头戴垂帘冠,发髻后绾,面白唇朱,眉细而修长,眼圆而有神,双手抱胸,袍袖下垂,覆住双膝,为妈祖神像。左右塑像皆高二尺,左者左手握腰刀,为海盗祖师孙恩,右者右手持拂尘,为五斗米教祖天师张陵。长桌下首站立一老者,身着灰袍,须发花白,面皮如枯树,双手如鹰爪,眼角上斜,贼光闪动。老者左侧端坐一青年,面如敷粉,双目微张,身着锦缎,手捧折扇。长桌右侧摆一把镂花太师椅,椅背铺虎皮,椅上一青年腰背笔挺,黄袍紧身,护腕绑腿,鼻直口方,双目圆睁,须发皆张。长桌左侧坐一病态汉子,面色蜡黄,右手撑头,斜倚在长桌上,一双三角眼惺忪半眯,跳动着烛光。

而长桌左右两侧二人便是此次会盟的主角,右侧是许氏兄弟集团的头目许栋,右侧则是金子老集团的老大李光头。

“各位,”下首老者一抱拳,“今天我们是为两家会盟而来,再这样争吵下去只怕永无成果啊。”

许栋玩弄着手中的茶杯,而李光头双眼半眯似已睡着,均对老者的话充耳不闻。

老者脸上枯皮牵动,尴尬一笑:“咳,两位,自嘉靖二十七年朱纨出任那个什么***福建浙江海道巡抚以来,不仅油盐不进,而且大行海禁,仗着自己手捧尚方宝剑,说什么‘不革渡船则海道不可清,不严保甲则海防不可复’,相信各位的船队皆有所损失吧?我郑獠虽说无胆无才,但怎么说也算这双屿列港的元老之一,两位能否给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合力共度时艰?”

郑獠话音刚落,“当啷”,许栋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扔说:“郑獠你***少给我在这儿倚老卖老,谁不知道现在处境艰难,原本看你资格老,想让你主持会盟,谁知道你***处处偏袒李光头,现在还有脸说什么共度时艰?!”

“许老大,”李光头***未改,依然半倚桌上,细声慢语道,“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郑獠老爷子怎么说也是前辈,再说,郑老爷子怎么就偏袒我了?谁是谁非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

这一口一句“郑老爷子”显然使郑獠非常受用,他面皮一紧,刚要说话,许栋却“啪”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李光头说:“你***放什么屁,昨晚我的人早就看见郑獠老东西偷偷上了你的旗舰,你还敢说你们没有合谋?!”

李光头略微抬抬眼皮,没有说话。

郑獠面皮向下一拉:“许二,你竟然敢跟踪我?”

“妈的”许栋身后一青年汉子厉声喝道,“二爷的名讳也是你能这么叫的?!”

郑獠抬头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陈四,这里还没有你一个小小的管哨说话的份!”

说话之人名叫陈四,双屿港后起之秀之一,是双屿港老人陈思盼的侄子,后来成为前海上三雄之一,在许栋死后,后海上三雄成势之前,他占据南洋,呼风唤雨。

许栋一摆手制止了陈四:“郑老东西,跟踪你又怎么样,只要我愿意,随时能灭了你!”

郑獠闻言一怔,双唇抖动,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李光头慢慢坐正身子说:“许老大,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门,岂可一言不合就动刀动枪?”

“同门?”许栋双眼圆睁,狠狠地瞪着李光头说,“你***还记得是同门?当初你我和林汝美发动福州狱变,曾发誓同生共死,但现在呢?汝美呢?还不是死在你的刀下?!你***先是杀了故主金子老,吞并了他的船队,势力膨胀之后竟然连汝美你都下手,你现在***还和我说什么同门?!”

李光头一听之下,脸色一变,“啪”一拍桌子,说:“许二,你说话小心点!”

“刷”李光头的手下将刀拔了出来,许栋的人马也不甘示弱,纷纷亮出兵刃。

顿时,一场血肉纷争似乎不可避免。

“住手!”郑獠身旁端坐的锦衣青年站起身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窝里斗,非得等朱纨的刀砍到我们脖子上才肯罢休?!”

“你***给我住嘴!”早已双眼充血的许栋一刀砍在长桌上,“谢安你他妈一个小小的谢府管家也敢在这儿指手画脚!去年我大哥许松、三弟许楠到你们府上讨要债务,为何一去不归?要不是因为你们余姚谢家、慈禧柴家、龙溪林家、同安许家、福清张家这些窝主不仅欠佛郎机人债务不还而且利用官府威*利诱,我四弟许梓怎么会被迫与佛郎机人一起东渡倭国,漂泊海上?现在你还有脸来教训我?今天我留你一条狗命,让你有张嘴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谢丕,我管你家先辈是不是什么三朝宰辅,他谢丕是不是吏部侍郎,总有一天我会去取下你们谢家人的脑袋!”

李光头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没有说话。

谢安面色一惊,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你,你敢,我们江南五家可是你们的财神爷,没了我们窝主,你们有再多的货也只能烂在手里!”

“妈的,你***还敢给我狂!”许栋拿起腰刀,指着谢安的鼻子说。

“住手”李光头喝道,“许二,你要是要在这里动武,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许栋冷笑一声,“你妈的有本事就来,就你那点破船,我还不放在眼里!”

“嘶拉拉”船桅上的妈祖旗在海风中发出嘶哑的低呼,一条鱼啪地跃出幽黑的海面,划开一片月光。“噗”“噗”海面上冒出两个黑黢黢的脑袋,融在茫茫夜色里,朝着福船缓缓移去。  

瓜瓜点大明海盗之巅小说

《大明海盗之巅》是一本由郇某人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瓜瓜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豪牛好天气小说| 羞花阅读| 威影小说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