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

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水墨先生写的小说)
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水墨先生写的小说)

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水墨先生写的小说)

阅读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全免阅读

小说详解

叙 世外仙境花纷飞,名利情仇惹人回; 刀光剑影血四溅,是非之下埋骨灰。南北朝时期,南朝梁国皇帝佞佛,荒废朝政,以致奸臣当道。李居文便告老还乡,安享晚年。途遇知己梁朴诚,两人相见恨晚,便携手一起隐居,数年过后,两家遭遇劫匪洗劫,两家大户只剩得一个五岁的李潇暘和一个三岁多的梁馨兰。两个孩子本想报官,却半途被人拐卖,一路辗转曲折被要饭的乞丐相救。后幸得蜀山派和峨眉派分别收为徒弟,奈何李潇暘天性顽劣几经辗转却未在蜀山修成正果,终游走江湖,在达摩、慧可的帮助下逐渐走上正道......

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出色全章阅读

古有云

江湖情仇是与非,

名利催人入轮回;

刀剑争鸣破风啸,

白骨难掩黄土飞。

如是,

江湖依旧,情仇自有,

名利争不尽,恩怨缠不休;

只叹,

芳华儿女,

追名求利惹情仇,

刀光剑影舞不休;

命丧无数,尸骨成丘,

唯有,江湖依旧。

在庭院有一片十丈见方的空地,地面是由一块块丈许长宽的青石板,整洁平铺而成。空地靠东墙边,并排摆放着两个木制的兰锜架子,架子上零散地摆放着几样兵器。另一边角则摆放着一个三尺大小的圆形石桌,石桌四方各有一张石凳,除此之外院内再无他物。

院子中间有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小孩,其头束一条灰布带,一身布衣布裤布鞋子,穿着甚为朴树。小孩手持长剑,低头看着地面,伫立不语。

良久过后,小孩忽然右手一扬,长剑顺势脱手而出,直奔长空而去。紧接着小孩双脚弯曲,身子前倾,借双脚之力向前方纵身一跃。长剑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后顺势落下,小孩快步跑到长剑落下的前方,只见他一个急转身,迅速伸手去接顺势落下的剑。

忽然,小孩面前人影一晃,一人正站在他面前,那柄长剑也不知何时握在那人手中。小孩脱口喊道:“师傅……”“啪!”小孩刚开口便挨了一耳光,抬头一看老人正满脸怒色盯着自己。

老人约莫有五十岁的样子,装束和小孩没什么分别,只是老人头发已经花白,眉毛和胡须也都夹杂着银丝。老人脸型细长,两旁颧骨凸出,双颊内陷,紧锁着眉头,双眼饱含怒意。

只见他将长剑反手背在身后,怒斥道:“你还有脸喊我师傅!”“我……”小孩正欲辩解,老人又呵斥道:“住口,我命你现在就到静思间去,好好思过!”小孩单手捂脸,低头稍立片刻,便向门口走去。

老人看着小孩出门后,不由地轻轻叹了口气,左手长剑指地,右手慢慢地摸着下巴上的胡须,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边的几缕云彩。

时不多久,一人从北门进来打破了老人的沉思。“王师兄好兴致啊!”老人猛然回头,那人已到面前,那人妆扮和老人无异,只是年纪上要比老人小上几岁,穿着也比起老人要端庄许多。

男子微笑着继续说道:“师兄一个人在此独揽晚霞,也不给师弟说一声,害得我好找!”老人忙双手抱拳微笑回敬道:“师弟见笑了,我这是在为那不孝徒儿生气呢。”“呵呵,不知师兄是否说的是兰儿他们?”男子笑道。“不是。”老人苦笑挥手,再一寻思抬头问道,“难道他们回来了?”

“正是。”男子说道,“刚才童子来报,说他们已经到了山脚下,现在应该要到了。”老人甚是喜悦,几步走到兰琦前,还剑入鞘放于架上,便和那人一起出北门而去。

男子姓刘名忠仁,是这蜀山派麓泙宫的掌门人。老人姓王名平良,是刘忠仁的师兄。二人均是前任掌门曹天容的弟子。

曹天容在世的时候共有六个徒弟,大徒弟叫胡天同,个性刚烈,为人正直,与大家也甚为交好。王平良门中排行老二,但因其天资聪颖、悟性过人,甚得曹天容的爱戴,原本曹天容对他的期望最高。

老三、老四分别叫卢子清、卢子明是两兄弟,两人家中五兄弟,其余三个有当官、有从商的,而他们两个却是自小喜爱武艺,也好打不平。后因二人路见不平帮人出头,却因肇事之人势力太大反被人追打,被曹天容所救,并收为徒弟。

排行老五便是这刘忠仁,品性善良,做事细致、有条不紊,为人谦卑有礼,遇事集思广益,从优选取解决之策。但刘忠仁练武资质方面却不及王平良,虽然师叔、师伯们都很欣赏他这些优质,但曹天容却更喜欢王平良。

老六叫愈向慈,个性破与别人不同,喜欢琴棋书画,即使练武也是不忘书法字画,久而久之,自己反倒练就了一门绝艺,判官笔。

愈向慈还写得一手好字,每逢佳节门派里的对联均是由他所写,甚至一些读书不多或字迹不佳的师兄弟,想往家捎书信,时而也找他代笔。纵观曹天容的门下不能说尽是能人,却皆是善良之辈。

而天下之事并非尽为人愿,十三年前,蜀山派掌门人还是曹天容。他在师兄弟内排行老二,有一个师兄、两个师弟,即王平良他们的师伯、师叔。

大师兄唐武强,三师弟单青洋,四师弟陆春辉都是门派之内的德高望重之人,所以徒弟、徒孙,及曾徒孙为数众多。虽然他们四位师兄弟关系都好,但下面的却各立势力。

特殊是唐武强膝下的徒弟,其中有个叫管徒僵的。此人野心勃勃,经常滋事,更喜欢争功求利,因师父、师叔都欣赏王平良,所以经常伙同自己的师兄弟挑拨是非,与王平良针锋相对。

也正因此人,在曹天容打算传掌门之位给王平良的时候,此人将蜀山派闹了个翻天覆地。

话说曹天容要***给王平良,实乃情非得已。当时曹天容已有六十六岁,他一是觉得自己年老体迈,实在无力管门派之中这些繁琐的事情;二则又有伤病缠身,唯恐自己时日无多。

按常理而言,学武之人六七十岁乃半仙之年,尤其是武艺高超之人,身体实不应该如此之差。

奈何曹天容乃伤病所致,他年轻时很是喜欢与人切磋武艺,在一次与人比武中被人施计打成重伤,险些命丧人手。事后不久,旧伤还未痊愈,又遇是非,再添新创。

如此,曹天容整整休养了一年半才勉强将伤养好,但其元气已受到重挫,还从此落下了病根。他年轻时还能支撑,可随着年月增长,身体越是年老越感旧创生痛,特殊是这些日子,基本长卧于床、已经不能正常行走。其实,就曹天容个人而言,许多年前他已有退位的想法。

当时,他本意想让位于自己的师兄弟,当他召集三人商议一番后,竟没有一个愿意接任掌门的。几人也是各有各的理由,首先是唐武强,他说道:“各位师弟都知道,我刘武强除了有一身武艺,其他什么都不会,我就是一介武夫,这掌门之位我肯定是当不了的。”曹天容本想帮他辩解,这才一张口,唐武强似乎就意识到他要说什么,便抢先道:“你别说要两个师弟辅佐我,既然这样为何不直接让他们当,岂不更好!”

曹天容便无话可说,于是将目光投向单青洋。单青洋微微一笑说道:“二师兄,你知道三弟我从来不喜欢处理这些事情,我也处理不好。且我年纪也就比你小两岁,你若传给我,还不如直接传给老四。”

“三哥,你这么说我可生气了!”陆春辉急道,“我们四个师兄弟同生共死这许多年,我有何能耐,你们还不清楚吗。再者说,我们都已年过花甲,我比你们又多得了多少精力?”

曹天容叹了口,说道:“各位师兄弟,难道你们就这样置蜀山派的前程于一旁,而袖手旁观不成?”三人一听均沉默了下来,单青洋想了想忽然说道:“二师兄,你若想退位,我倒是有个很好的人选。”

曹天容看了看单青洋,说道:“你是想说我那平良徒儿?”单青洋点了点头,唐武强一听便拍大腿道:“平良这孩子不错,我举双手赞成。”

“大师兄说得对。平良徒儿天资过人,又识大体。我也觉得他可胜任!”陆春辉也说道。“可是……”曹天容说道,“我只怕他还太年轻,不能服众啊。”

单青洋想了想说道:“那二师兄,你看这样可好。我们从今天开始多交些事物于他办,一则是试探他的能力,二则是给他锻炼的机会,也可助他树立威信。我们可如此先观察他一两年,二师兄意下如何?”曹天容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便答应了。

谁知管徒僵伙同卢丙原等众多师兄弟,总是与王平良针锋相对。王平良为人善良、大度,很多事情上都不与管徒僵计较。当碰到与管徒僵意见不合时,只要于师门无害,他索性就放弃自己的想法,均服从管徒僵的。

虽然曹天容等都多次教导王平良,要求他做事要坚持己见,不能总是服从于他人!王平良虽然口头上答应,可当他一遇上管徒僵,便很快妥协。

也正是因为如此,曹天容才将***之事一压再压,以致一直耽搁至今。就这样,曹天容勉强撑过这么些年。王平良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在武艺和个人修养上虽又长进许多,可他在门派中声望终究不及管徒僵等先入师门的师兄弟高。

这日清晨,曹天容忽觉胸口翻滚,侧身一口鲜血吐在床前。

曹天容心想,恐怕自己的时日无多。于是他便想尽快将掌门之位传于王平良,一是可以令王平良得到真正的锻炼,让他可以在掌门之位上更快的树立威望;二则是有师兄唐武强和两位师弟辅助他,即使有人不服也不敢有所违抗。

于是又召集三位师兄弟商量此事,打算一个月后***于王平良。三位师兄弟听了曹天容的想法后,也觉得可行,便都点头赞成。隔夜唐武强在教导徒弟的时候,不小心将此事就说了出来。

唐武强本想遮掩,但再一想也觉得没啥,都是他的徒弟,知道也无妨,就当预先做个过渡。

但此事在管徒僵心里却如同晴天霹雳,他自入门之日起就想成为蜀山派掌门人,所以他哪肯这么轻易就让王平良这个后来之人将这掌门之位抢走。

经过他几天的冥思苦想,这天忽然想到自己师傅唐武强七十岁大寿在即,想就趁此寿辰施个毒计将王平良等人一并铲除。

转眼便到唐武强的寿辰之日,蜀山麓泙宫张灯结彩,屋里屋外挂满红灯笼,到处布满喜气的景象。四位师兄弟除了曹天容卧病在床,找人送了寿礼过来之外,单青洋和陆春辉都亲临寿宴,前来祝贺。

宴席起初并无事,待酒过三巡之后,管徒僵向石友善使了个眼色,自己便向王平良走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王平良面前。管徒僵双手抱拳客气地向王平良说道:“王师弟,管兄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师弟可有时间?”管徒僵比王平良要大十岁,且比王平良早进门十余年,所以王平良对管徒僵自当是以长兄之礼相待。

王平良赶紧放下酒杯起身还礼,笑答道:“管师兄多礼了,有何事吩咐,但讲无妨。”管徒僵左右看看,笑笑说道:“这里人多太嘈杂,不如我们到外面说话?”王平良也未多想,便道:“也好。”“请!”管徒僵说完便邀王平良来到宴厅外。

宴厅正门出来左右均是走廊,正前是六阶石梯,下得石梯是一个五丈来宽,四丈长的小四方院子。院子右边有个两丈来高的假山,左边则摆着一个半丈大的圆形石桌,四方各放着一个石头圆凳。管徒僵邀王平良来到此,拉着他一起坐下。

王平良问道:“管师兄,不知有何事需要小弟出力的?”“哎,其实这事还真有点为难……”管徒僵讲到此处便停了下来,脸上现出犹豫之色。

王平良见管徒僵犹豫不决,便起身开口说道:“管师兄,你我虽说非一师所收之徒,但我们却是同门师兄弟,你有何事只管交代小弟,小弟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管徒僵也站起身来笑道:“王师弟严重了,事情是这样的,你且坐下,待我慢慢讲与你听。”管徒僵请王平良坐下后,自己也坐了下来,继续说道:“昨天我在东平园里闲步之时,碰到我那嗜武成性的五师弟方治进。我见他一直埋头与我迎面而来,脸上尽显愁容,我便拦住他,问他是何缘故如此一筹不展。

“他说道,是因自己天资鲁钝,在学习师傅传授的上乘武功要诀时,总是参不透其中奥妙。王师弟你知道,我们师傅生性急躁,三说两说便火了起来,把方师弟一顿痛斥,然后便拂袖而去。

于是我就问他是哪些上乘要诀,经他一讲,哎……”说着,管徒僵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又继续道,“我真是惭愧,虽入门如此之久,对于上乘武学一直领略甚少。因而方师弟讲述了几遍我也一头雾水,一点忙都没有帮上,又不敢再去请教师傅。素闻王师弟乃武学奇才,天资过人,假如王师弟肯帮忙指点一二……”

“呵呵,我当何事。”王平良笑着打断道,“管师兄,此等小事你不必再多虑,你尽可转告方师弟,他什么时候来找我,我什么时候教他。”

管徒僵一听,心里恨道:“你还当真以为自己是武林奇人了!”想是如此想,脸上却满脸堆笑地站起来向王平良深深施了一礼,说道:“哎呀,真是感谢王师弟了。”王平良马上起身扶住管徒僵说道:“管师兄,你太过客气,小事一桩而已!”

如此两人又客套了一番,管徒僵不停地夸奖着王平良。

说话间,卢丙原和两个三代弟子从左边走廊走过,卢丙原手上拖着两壶酒,两个三代弟子则各怀抱两个小酒坛子。

管徒僵见状喊住了他:“卢师弟,卢师弟!”卢丙原正疾步走着,第一声似没有听到,待管徒僵喊第二声时才站定了。一瞧院子里管师兄喊自己,便喊两个三代弟子先***,回头说道:“管师兄何事,我正在给两位师叔送酒……”“怎么,里面的酒喝完了?”管徒僵反问道。

“是啊!今天师傅和两位师叔喝得特殊喜悦,三两下就喝了好几壶酒,这不……”卢丙原说着把托着的两壶酒举了举,继续说道,“让我赶紧送两壶***,你还不快来帮忙!”“两壶还不够啊?”管徒僵又问。“不是!”卢丙原有点急了,“这只是师傅和师叔的,师兄弟些也快喝完了啊!”

“哦~!”管徒僵说道,“你把这两壶酒拿给王师弟帮忙带***,我陪你去拿吧。”说话间,卢丙原已托着盘子来到二人面前,王平良正欲说话,卢丙原却笑着说道:“那就有劳王师弟了!”

王平良赶紧伸出双手接过盘子,也笑着说道:“呵呵,卢师兄哪里话,这点小事何足挂齿!”王平良接过盘子便要往里走,卢丙原却叫住了他:“王师弟!”王平良回过头来,看着卢丙原问道:“卢师兄还有何事?”

卢丙原笑着说道:“师弟,这可是师傅和两位师叔最喜爱的青碧玉液酒,你可别把这两壶酒给了同辈师兄弟了。”“呵呵,卢师兄尽管放心,我一定亲自给三位师叔斟上。”说完踏步上了石阶。

王平良托着盘子来到宴厅,迈步穿过宴厅中间走道,来到靠里的宴席大桌。这正是唐武强、单青洋、陆春辉三人所坐的宴桌,此刻三人正是酒意正浓之时,只见唐武强豪爽地说道:“来,干!”单、陆两人分别举起杯说了句“干!”,三人一饮而尽。

单青洋拿起酒壶便给唐武强满上,再倒陆春辉却已经倒完。此时王平良刚好端着酒到唐武强身旁,唐武强伸手便拿了一壶。“师叔,让小徒来给你斟酒吧。”王平良伸手想拿过酒壶。“欸~”唐武强笑着挥手道:“平良徒儿,无须多礼!今日虽我寿辰,但是师叔们均不是那种好礼之人,你可下去和其他师兄弟喝喜悦便是!”说完便给单、陆两位师弟盛酒。

唐武强还未放下酒壶,另一手就已端起酒杯,竟自顾自地要喝,却被单青洋给拦住了。单青洋问道:“师兄这是何意?”唐武强自年轻就馋酒,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单青洋自然也清楚,只不过是故意逗他。

唐武强也觉得有失礼节,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呵呵,这是上壶的酒,你们都喝完了,我只好自己干了,再跟你们一起喝新的不是?”“新酒旧酒有何区别?”单青洋摸摸胡子打趣道。唐武又笑道:“那新酒才有味道,旧的酒就不好喝了!”说毕唐武强就要干了。

单青洋又拉住,问道:“那照师兄这么说,就是新酒比陈酒香了?”唐武强这一听知道上了单青洋的套,哈哈一笑说道:“哎,论才智我这辈子算是赶不上四弟了!来,来,来,喝酒!”说毕,唐武强与二人碰杯,一饮而尽。

此时单青洋拿过酒壶给唐武强一边斟酒,一边说道:“来来来,给我们师兄把新酒满上,师兄啊,以后你那要是有陈年的老酒就别喝了,就都给我们了吧!”此言一出,几人又是哈哈一笑。

唐武强举起酒杯叹气说道:“我说四弟啊,你就饶了你这笨拙的师兄吧,我们来再***一杯!”三人拿起杯子,正要干。此时一弟子端着一锅汤站到了唐武强身旁。因为装汤的紫砂锅特殊大,唐武强见状便放下酒杯让了一下。

上汤的叫井言,是曹天容的随身侍从,两岁入蜀山,人很聪明伶俐,奈何不爱武学,倒喜爱看医抓药,膳食调理等等。

井言在蜀山一呆就是十五年,五岁开始翻阅医书,八岁开始随医师抓药,十岁开始替人把脉。时至今日,井言之医术不能说天下少有,倒是经手之病可谓药到病除,很多老道的江湖郎中的医术都远不及他。也正是如此,除了王平良就只有他最得曹天容的喜爱。

虽然曹天容没有收他为徒,却命他以后称呼唐武强等师兄弟均以师伯师叔相当,相当于给他一个特权。而且曹天容走到哪里都要带上他,加上井言为人细腻,懂得照顾人,更不多话,因此也深得唐武强等人的喜爱。

今天赶上唐武强的大寿,他见厨房里都是大鱼大肉,便私自炖了这汤。井言来到三人旁边,本打算等几位师叔喝完才上砂锅。却被唐武强看到,便让了他,井言小心翼翼地将砂锅放到桌子上,然后伸手揭了砂锅上的盖子,最后向唐武强深施一礼,说道:“唐师伯,你们请慢用。”

唐武强看着他,笑问:“井言孩儿,你怎么来了?”井言站得笔直,恭恭敬敬地回答道:“今日是唐师伯的寿辰,言儿受掌门之命炖了这降火去燥、滋身补气的参汤给您送过来,帮您解点酒意。”

“呵呵,言儿啊!”唐武强哈哈笑道,“掌门已经命人送了礼物过来了,这是你自己的心意吧?”井言脸一红,说道:“言儿要回掌门身边了,三位师伯师叔请慢用!”

“言儿,莫走!”唐武强问道,“掌门,可已用过晚饭了?”井言点头道:“吃过了,而且还吃得比往常多。他也特殊喜悦,边吃还边念叨,说真想来为师伯您敬酒祝寿,可惜只怪他的身子不中用,不然也不会失了这礼数。”三人一听,均沉默了下来,唐武强更是双眼含泪。

井言本想让几人喜悦喜悦,没想到竟然适得其反,便说道:“师伯,掌门让你们尽兴,但不要贪杯,酒多伤身,最好多喝这参汤,滋补身子,还可延年益寿。”

唐武强一听真的笑了起来,说道:“难道还可以返老还童不成?”井言一笑,说道:“这个我还得再专研专研才行!”三人一听,均哈哈笑起来。井言又施一礼,说道:“各位师伯师叔请慢用,井言就先下去了。”唐武强点了点头,心中对井言是说不出的喜爱。

唐武强转过身来又要与两位师弟干酒,却被紫砂锅里这扑鼻的香味吸引住了,紫砂锅中顿的是一只整的野山鸡,是井言特地亲自到山下树林里抓的。

这野山鸡不比家鸡,在山林中觅食,稍不注重便成了其它动物的野餐,所以反应灵敏、行动速度极快,一般陷阱都擒不住他,且行踪无定。也正是如次,这野山鸡特殊不好抓,为了抓这只野山鸡,可让这不精通武艺的井言费尽了苦心。

紫砂锅中还搭配了许多名贵的野山菌、人参、鹿茸等等,加上近两个时辰的慢火温炖,那山鸡和菌类的清香味一下子散发开来,让人垂涎欲滴。

“嗯,好香!”陆春辉闻了闻向两位师兄说道,“来,我们尝尝。”说着便起身拿起汤勺给唐武强、单青洋,还有自己各盛了一碗。唐武强吹了吹碗里冒出的热气,浅浅的尝了一口,赞赏道:“嗯,确实是好汤。味道鲜不可喻啊!”

“对,就是。”单青洋边喝边说道,“此乃食之珍品,趁热,我们多喝几碗。”唐武强哈哈笑道:“好,我们***几大碗!”单、陆二人听完也随即大笑起来。

此三人加上曹天容从进得师门自今,已相识五十余年,虽个性不同,却相交甚好,一起经历世事数不胜数,所以四人情同手足。单青洋与陆春辉分别坐在唐武强的左右,陆春辉右边还摆着一副空的碗筷,唐武强笑着笑着便看到了这幅空着的碗筷,表情渐渐暗淡了下来,单青洋、陆春辉止住了笑声。

“唉。”唐武强叹息道,“只可惜曹师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就是。”陆春辉接着说道,“想当初,论才智论天赋他都是我们四人当中最高的一个,没想到……”说道此处三人都沉默了。单青洋忽然举起杯子说道:“今天是大师兄的寿辰,我们不说这些。来!”单青洋举起杯子接着说道:“我们三师弟干了这一杯,祝大师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对!”陆春辉也说道:“祝大师兄永福安康!”唐武强也举起杯子说道:“好,祝愿我们四师兄弟年年相聚,岁岁同行!干!”

陆春辉正要一饮而尽,忽然胸口一阵翻滚,一口鲜血喷在杯子里,溅到四处。唐武强一下子就呆住了,正想扶住陆春辉,单青洋却站了起来。

只见他左手扶住桌子右手按住胸口,身子微微晃了一晃,嘴唇蠕动了几下,一口鲜血喷到整个桌子上。“汤……有毒……”话音一落,单青洋人便仰头倒地。

在场的全部人全部惊呆了,特殊是唐武强,抢前一步抱住最近的陆春辉,撕心裂肺的吼道:“陆师弟!陆师弟!”唐武强心想:“怎么如此,汤我也有喝,我为何没有中毒。难道是——酒有毒!”

瓜瓜点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小说

《仙侣奇缘之兰灵传 上部》是一本由水墨先生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瓜瓜精品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豪牛好天气小说| 羞花阅读| 威影小说导航